江难无情 大爱如岳

—在监利的日日夜夜    吴卫文

    导读:6月1日,湖北省监利县“东方之星”发生沉船事件。6月5日,青浦区副区长蒋仁辉带队11人,赶赴事发地提供紧急医疗保障。我院神经内科吴卫文主任医师,受领导嘱托,参与了此项工作。






    湖北省监利省,长江中游、江汉平原腹地的一个小县城,1998年的夏天遭遇过特大洪灾,这里是抗洪救灾的第一线,曾集聚了全国人民的目光。而如今,2015年6月1日,那个风雨交加的夜里,“东方之星”刹那间的倾覆,监利,与“东方之星”相伴,又成了世人关注的一个名字。6月4日中午,我接到了医院领导的电话,于是,我便有了一段不寻常的经历。


6月5日,天气晴。

    5点45分,闹铃准时响起……拖着行李箱,背着双肩包,手里还拎着一个装有药品、简单医疗器械、工作衣的大包……一行6人在蒋仁辉副区长、民政局施剑文局长带领下,坐上前往岳阳的高铁。车上得知,昨天上午已有5人驱车赶往监利。互相介绍之后,“青浦‘6.1’前方工作组”正式成立。下午4点,抵达湖南岳阳站,又一路高速,一个多小时就到达监利县。

    来不及去寻找自己的住处,在先期到达的民政局陆局的陪同下,工作组直接先去了安置青浦家属的荆南酒店。此次“东方之星”翻船事件中青浦共有6户7人遭遇不幸,他们的家属大多在6月2日就已来到监利。对于我们来自家乡的关心和问候,他们有充满感激的,也有言辞犀利表现冷漠。从满怀期盼亲人回归到希望的渐渐破灭,在异地他乡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们手足无措,他们无助悲伤,他们度过了人生中可能是最为黑暗的日子,他们的心灵承受着怎样的跌宕起伏,身处事外的我们是无法感同身受的,对于他们的任何情绪表达,我们理解,只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面对不幸,他们能慢慢学会面对,学会坚强,因为,有我们在他们身边。


6月6日,天气晴

    8点准时到达荆南酒店,受领任务,11人分别去结对家庭走访。带着血压计,我和汪医生一个一个房间的走访,做一些简单的检查,说着家乡话,送上几句问候,拉上几句家常,听听他们的诉求,家属们积郁多日的痛苦和悲伤此时有了宣泄和倾诉。

    傍晚5点,根据统一安排,指挥部安排遇难家属代表在工作人员引导和陪伴下,在“东方之星”翻船点处的江边进行简单祭祀。一束鲜花,一捧香烛,袅袅香烟,寄托着亲人们无尽地哀思。此刻的长江,夕阳西下,落日映在江面上如此安详宁静,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怎能相信,6月1日的那个夜晚,你却那么无情,瞬间吞噬了四百多条鲜活的生命,让几百户家庭阴阳相隔,这份心中的痛,何时才能修复啊!这份悲伤,惟愿在我们大家的努力下会有所慰籍,痛你所痛,唯愿能痛少些吧。


6月7日,大雨

    7点半,我们刚走出住宿地门口,一辆私家车停在面前,方向灯前飘着的黄丝带特别醒目,这几天我们已习惯了黄丝带爱心车的服务。

    来监利后,无论是我们还是家属,每时每刻可以感受到监利人民的爱心和温暖,上万志愿者汇集监利,以各种方式为救援工作尽心出力,免吃住、免出行、免邮寄……,只要遇难者家属所需的,监利人都会提供最大的便利。因为98洪灾,他们感受到了来自全国人民的爱,所以“6.1船难”发生后,全城动员,小城大爱,大街小巷飘满流动的黄丝带,“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本是陌路人,同饮一江水”,爱心,就这样被传递着……。

    下午巡视重点观察家属,有一遇难者的女儿昨天从上海赶过来,舟车劳顿,又好几天没休息好,偏头痛发作,血压也有点升高,我们给予她一些药物治疗并辅以一定的心理疏导后,症状有所缓解。


6月8日,天气阴

同前几天一样,一来到家属所住酒店,我们就开始巡访各房间,昨日那位偏头痛的女儿头痛已消失,精神状态明显好转。今天DNA比对,他们的内心又掀起了波澜,既期待早点儿找到他们的亲人,又害怕一旦得到证实,他们深藏心底的那一丝丝幻想就彻底破灭了,这样的现实太残酷了。不一会,我们的群里也传来了DNA比对成功的消息。得此信息,大家的内心也是五味杂陈……下午4点多,又有一例比对成功……晚饭后,又一一走访了剩余的5户家庭。今夜,对所有家属,对我们工作组每位成员来说,都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6月9日,天气晴

    今天是来监利的第5天,早上9点,有一遇难者要进行告别仪式和遗体火化,所以一到酒店,我们就去走访了这户家属,交代一些注意事项,并服用了适当的药物。因为之前的走访,了解到遇难者的妻子和妹妹一直处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妻子又是昨天下午刚刚到达,今天的场面怕她们情绪失控,所以在整个告别仪式当中,我们医生一直陪伴在旁。不一会儿,又传来金氏夫妇同时比对成功的消息,我们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这对相濡以沫四十多年的老夫妻,不离不弃,老天眷顾让夫妇俩最后时刻生死相随,这对逝者、对家属都是不幸中的最大安慰了。晚上11点半,又传来2人配对成功的消息……已快凌晨1点了,大家还都在等着他们,期待最后一例也能配对成功,逝者已逝,希望他们能早日回到故乡安息。


6月10日,天气晴

    今天是来监利后最为忙碌的一天。6点钟要陪2位遇难者的家属们前往离监利100多公里的江凌殡仪馆从后方传来的信息,死难夫妇的女儿至今不愿接受父母同时离世的事实,出事后一直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不愿见人。昨晚来到监利后,也不愿说话。为防意外,出发前我给她服用了适量的镇静药。告别仪式开始了,果然,女儿发疯似的扑向父母的棺木,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人心颤,我也不禁热泪盈盈。是啊,谁能想到,勤俭一生第一次携手同游的却是一段永远也到不了终点站的旅程,让她瞬间失去了双亲,积郁了多日的压抑情绪彻底爆发,我默默地陪伴在她的身边,任她悲伤的眼泪尽情的流淌,此时此刻,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一日三场告别仪式,我们就一直陪在他们身边,也在默默地祈祷,希望逝者的在天之灵能听到他们亲人的呼唤。


6月11日,天气晴

    还有最后一户家属在急切地等待着我们的消息。沉闷的2个多小时过去了,9点半,大家的手机不约而同地响了起来,比对成功。巨大的伤痛面前,小心翼翼的陪伴,家人般的呵护或许能给这些遇难者家属们带来些许安慰。


6月12日,天气晴

    今天是在监利的最后一天,7点半最后一位遇难者进行遗体告别并火化,9点半家属捧着亲人的骨灰盒,在我们“青浦‘6.1’前方工作组”全体人员的陪同下,离开监利,踏上了回家的路。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