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林特小组活动日志

——写在巴林特小组活动两周年之际

活动时间:2015年7月31日

活动主题:面对生命边缘

金鱼缸成员:肿瘤科、血液科、妇科、综合ICU的医护人员

    作为面对严重疾病患者的治疗者与陪伴者,心理承受的压力非常大,和患者同样在经历着焦虑、回避、愤怒、丧失、无力感等种种情绪,只是这种情绪的冲击反反复复,日复一日,还要经历比患方更多的在选择上的冲突,对生命的考量,对自己的种种拷问。

    在这个话题讨论中,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那么多记忆深刻的伤痛,在团体中表达出来,得到共鸣,也分享彼此在这种情境的医患关系带来的情绪上的困境,有相同部分,也有不同部分,却都是痛在心底的那种沧然。这个时候的气氛有点沉重,但是,我们常常要去努力面对和调适的正是这些情绪,就像“他”所说的,有时候这些情绪如果无法轻易调适,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连着几天让工作、生活中每件事变得糟糕。就是这种感觉,当一个生命在身边挣扎、痛苦、甚至消失,我们的情绪消耗的能量,让我们感觉那么累那么累,远远超过身体负荷带来的累。治疗者和陪伴者的疲累,是那种很难轻易恢复的疲累。在那种压力之下,有时候我们选择用转移的方式,去看看书听听曲,有时候会选择运动,索性用身体的疲累来冲淡心灵的疲累。

    巴林特小组让这部分医护人员,乃至患者家属、心理咨询师,一起通过互动探讨与理论分析,从实例中分析情绪的来源、冲突的根源,从理论来帮助患者家属与治疗者理解自己的情绪,提供一些必要的方法与视角来提供一种可能,理解人在面临死亡及将要死亡时的求生的本能,接受人的脆弱性。承认这个事实并不病态。相反,他可以成为感恩和欣赏的起点。随着我们面对丧失的能力进一步提升,我们的心灵可以变得更强大,更好地给予患者在心理上的陪伴与支持,共同面对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后记:不知不觉,医院巴林特小组活动已经坚持开展了两年。巴林特小组通过团体工作方式,对医患关系这个特殊关系进行思考和讨论。在巴林特小组活动里,我们可以有机会回归到一种平等的人际关系模式,从提供的案例本身更多地去注意事件细节,去感受当事人情绪,用“我感受到、我的想法是、我的做法是”来反馈。这里没有批评和指责,也没有必要“给建议”。个人的经历、经验是无法复制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悦纳自己,也尊重其他人的独一无二。

 ■ 邹 佩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