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GOUZI”的异国友情




 “Doctor   GOUZI”是我在摩洛哥认识的一位著名的法国外科医生,与他的交往也是我一段难得的缘分。

2008年10月中旬,就在我刚刚成功完成首例“高龄胆囊结石并发高血压切除手术”,我们中国医生受到了摩洛哥塔塔医院全体医护人员敬重的时刻。那天,我像往常一样与当地医护人员进行了每天例行的握手、贴面的礼节后,便早早地来到手术病房。刚踏入医生办公室,一张陌生的脸便映入了我的眼帘,瘦削的脸庞,花白的鬓发,面色黝黑,淡淡的眉毛下,一双碧蓝深邃的眼睛透出一股冷峻的光芒,无形中显示出一种不言而喻的身份。我不由在心中暗赞:好一位精干的老头。只见他中等个儿,大约六十出头,一件大红色羊毛衫随意地搭在肩上,足蹬一双棕色皮鞋,一副随意休闲的装扮。或许是我的注视,他也正用异样的眼光注视着我。出于礼貌,我急忙伸出双手,谁知他却只淡淡地握了握我的手。不知怎的,一种被冷落的感觉让我倍感尴尬……

接着我们便各管各工作了,一旁的摩洛哥护士见我一声不吭,便悄悄把GOUZI的情况告诉了我。原来,“Doctor   GOUZI”是法国北方某著名医院的外科教授,享有很高的声誉。或许是各种荣誉光环缠身,让他具有了独特的清高和傲气。GOUZI很瞧不起中国的外科医生,源于2006年  ,中国援摩医疗队的外科医生遇到了一例胆囊切除手术,术中那位中国医生做了一半却无法进行了,无奈向GOUZI求助,结果GOUZI医生用了短短十分钟就完成了切除和止血。手术完成后他说了句告别语,脱下手术服扬长而去,让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

“一定要替中国医生争气,一定要让法国人看到我们中国外科医生的能力!”一种强烈的爱国激情在我的胸腔里涌动……我清楚,要想改变GOUZI对我们中国医生的看法,就必须凭借自己的能力和医术水平。于是,白天的我坚持门诊手术,许多法国医生不愿做得摘取异物的手术,我从不拒绝,因为我始终牢记“外事无小事,事事皆大事”这个道理。晚上,坚持法语学习和医学著作的研究,同时上网了解各类医学知识,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每次,总会用一口标准而流利的法语同GOUZI以及其他医护人员主动交流。也许是不用翻译的原因,抑或是我工作的认真严谨,渐渐地我感觉GOUZI对我的态度有了些许改观,不再那么冷淡。

让GOUZI真正对我改变看法、进而深入交往的是一次难忘的手术。那天,在征得GOUZI的同意之后,我们得以观摩他的一个手术。当我和医院的一名护士换好手术服步入手术室时,只见他正熟练地进行着消毒、清点纱布等工作,动作之娴熟不得不让人钦佩。病人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壮年男子,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阑尾手术,出人意料的是病人竟然是高位阑尾炎。GOUZI医生的手术切口不停向上一延再延,血不停地流着。GOUZI头上也开始不停地冒着汗,紧握手术刀的双手也在微微颤抖……我在一旁看得也非常紧张,因为我明显感觉到GOUZI医生的手术视野暴露不够,这样会造成阑尾切除困难,同时又会增加伤口感染机会。出于医生救死扶伤的天职和对GOUZI医生的尊重,我用法语轻轻说了句“Qu‘est--ce que  je  peux  faire  pour   vous?”(我能帮您什么吗?)看到GOUZI点了点头,我马上上台协助GOUZI医生一起结扎、止血,并协助他顺利切除阑尾。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处理,手术取得了圆满成功。

自从这次手术之后,GOUZI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他会主动跟我交流问候,有时还会帮我提出手术中的一些建议。在他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下,短短半年我便开创了当地好几例外科手术的先河,得到了全院医护人员和GOUZI的好评,更是受到了当地百姓的拥护和欢迎。这一切使我们之间的友情发展迅速,渐渐地我不再感觉他是一个孤僻高傲的老人,相反觉得他是个幽默、风趣而且很有礼貌的人。在与他的频繁交往中,我对他也有了更深的了解:GOUZI医生是以一位志愿者的身份来塔塔医院的,数年来他从不领取一分钱的报酬,相反还不断为医院捐助。这一切完全是出于一片爱心、出于对这片土地的那份特殊感情。老人特别喜欢这里沙漠的冬天和春天。每年十月,他便从法国驾驶越野车,穿过西班牙……经过三天三夜的日夜奔波,才到达塔塔省地方医院,实现他的援助梦想。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着,他说如果哪天他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么他的女儿(也是一位著名医生)将继续他的梦想……这将成为他们家族的共同梦想。这些,让我不由地对他肃然起敬!我们不仅交流医学上的观点,还进行中法两国文化的交流,我经常向他讲述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发展变化,以及自己的家乡——青浦,他每次都听得兴趣盎然。他非常喜欢中国的东西,家里已收集了不少,还说以后他一定要到中国来旅游,看看中国的万里长城,领略黄果树瀑布的气势……亲身感受一下中国的壮丽河山。

如今,我们俩成了塔塔医院里的忘年之交,经常一老一少凑在一块儿交谈和学习,这一切,令医院里的所有医护人员都不得不对我竖起大拇指,夸我是第一个得到GOUZI医生尊重的中国医生。记得高尔基曾说过“真实的十分理智的友谊是人生最美好的无价之宝。”这次援非工作意义非凡,让我有幸认识了GOUZI医生,更可喜的是,我们的这段异国友情在摩洛哥这片特殊的土地上开出了绚丽的花朵。我想它将成为我人生中最珍贵的无价之宝!

摩洛哥塔塔医疗队   庄一心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