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言我们的职业道德

不久之前,南京某儿童医院的病孩死亡消息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医生的职业道德再一次牵连性地受到质疑。

其实,此事件中反映出的医生职业素养的缺失只存在于少数的个体身上,但既然问题出现了,如不进行及时的反思,及时地将这种道德漏洞填补,谁又能保证更为惨痛的悲剧不会重演呢?

不以恶小而为之。我总是时刻将这句话作为对自己行为的告诫。“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个小小的洞穴终能使千里大堤崩绝,足见“小”的力量不可忽视。同时,不要以为“恶”字与自身毫不相关,思想上的麻痹大意通常就是走向错误的入口处,所以,我们首先要在思想上提高警惕,并非只有犯下了罪行或是那些足使他人受到伤害的行为才能称其为“恶”。作为每一个有职业道德意识、有社会责任意识的人,可以自觉地将“恶”的含义更为宽泛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提升自我要求,从而以一种思想上的高度自律,向着更高的自我完善发展。这样一来,工作过程中的一点点马虎与懈怠、对病人态度的不和善等等诸如此类的细节问题都将可以通过自律得以避免。

如果对于自己的工作,能时刻保持着这样一种高要求的姿态,那么我想达到一个职业医生所需的、最为基本的认真负责、严谨踏实的职业态度的要求那是很容易的。

比别人做得更为出色,为病人带去更多的温暖感,除了专业知识的积累外,最为重要的还是我们对于细节的关注,所反映出的个人职业素养。既然一个不经意的疏忽大意能被放大到足够引起一场医疗事故,那么同样一个不经意的细节,如果是朝着正面的发展趋势前进,那么便能令病家感受到医生充满人性的关怀。

“一百减一等于零”这是一个整体与局部的关系:一场手术可能因为一个不起眼的疏忽而失败,既是这个错误在平时看来是多么的无关紧要;一个病人可能会因为一次误诊而报病终身,一个名医即使平日里再高明,哪怕只是偶尔一个小昏招,也足以会使他名声受挫。当然,我们并不是不能犯错,百分之一百的零失误、零差错只可能是理想化的境界,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一”就是“百”、“百”既是“一”,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一”对于一百的影响。

正因为个人与集体之间的共荣意识,团结合作成为我们的共识。当自己在本职工作之余,帮助同事共同完成岗位检验工作时,是因为我知道他人的进步与成就,即是整个团体共同的荣耀。不已善小而不为,对于同事微不足道地关心、给予病人无微不至地微笑,这看似是些无关痛痒的细碎小事,却可能是最有效的。

说到底,职业生涯责任为重,责任二字,要求我们不断地自省、反思。开篇提到的南京某医生那淡漠的职业观所引起我们的反思,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教材。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