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难忘的出诊

     几个月前的一个夜里,刚睡着时手机突然响了。我习惯性地马上披上衣服穿好白大褂,奔向急诊室。咦?奇怪啊,我仔细看了看,怎么急诊室没有病人啊!正当我要找急诊的护士询问时,迎面走来一个人在向我打招呼,我一看,原来是pacha,塔塔省下属的市长。半年前pacha夫妇不幸遭遇车祸外伤,塔塔医院的医务总监JAMAR先生为此特地来找我,送了祖国的云南白药到他家里。

     他用急切的语气告诉我,他妻子病了,问我能否出诊到他家里去看一下。我一下子为难了,来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出诊啊。当时在国内法语培训时,听陈莉舫老师说起过到病人家里看病的事。虽然我知道他的家离医院并不远,5分钟就能到达,但现在是半夜,出去合适么?看着他万分焦急的神情,我请示了朱队长,在征得了他的同意后,就马上坐上了车子。下了车,我看到他的儿子早就已经焦急地等侯在门口,看到我他马上带我进去。只见一个50岁左右的妇女表情痛苦地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嘴里不停地发出痛苦地呻吟声,我也听不懂她到底在说些什么。简单问明了情况,做了初步检查,我的诊断是她得了肛旁脓肿,左大腿上方炎症累及伴有红肿皮疹,且有高烧,体温39.5度。她发病一周了,估计因为怕羞的缘故,只是自己在家吃了点消炎药,没有去医院就诊。今天实在是疼痛难忍了才想来看病。“该病人患了肛旁脓肿并伴有脓毒血症,只有马上通过手术才能解决问题。”于是我对pacha说必须马上进行手术施行切开引流.。他们全家商量了一下,就同意了。

     回到医院我马上进行紧张的术前准备,pacha请来了手术室的医疗总监SALA亲自做麻醉,正当一切准备就绪时,pacha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原来他想穿上隔离衣进手术室陪同妻子手术,考虑到手术室对环境的特殊要求,我耐心向他解释,制止了他的想法。Pacha表示愿意听从医生的指挥,但他脸上的表情还是非常的凝重,经过再三询问,终于得知原来病人和家属要求手术由一个医生单独操作,他们不希望手术时有男护士在旁边当助手,考虑到阿拉伯当地的风俗习惯,我尊重他们的意愿,答应独自一人施行手术。凌晨1时45分,手术开始了,我一个人完成了切开,引流,冲洗,填塞,不到半个小时手术就顺利完成。在家属的要求下,第二天病人就出院了。出院时pacha要求我是否能每天上门换药,考虑到外科换药对无菌操作的要求,我婉拒了他的要求,并再三向他解释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病人的伤口能更快痊愈,pacha愉快地听从了我的建议。每天我都会约好时间准时给她换药,不到三周病人就痊愈了。

“以病人为中心”这是我们医生的职责,作为一个援摩的医生,对待每个病人,不管地位高低,不管贫富,只要你真心付出,用心做了,就能得到认同。这个道理无论在哪都一样。

援摩塔塔医疗队  庄一心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