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灾区病人心连心、同患难、共命运——中山医院青浦分院外科护士王菊莉援川事迹

    


5·12地震发生之后,电视直播的四川受灾画面时刻激荡着我的心灵。5月14日,在我为灾区捐款的同时,我和科室里许多同事一样,都急切地想为四川受灾的同胞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我们都在第一时间向护理部报名要求参加抗震救灾医疗队。我家四岁的孩子对我说:“妈妈,电视里的那些小朋友很可怜,虽然那边很危险,但我们要帮助他们。”孩子电视机前的感慨,让我这个年轻的妈妈在不久之后就可以去实现他的期盼。

6月2日上午,我在医院外科病区上班时接到了赴川支援的通知。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我和血透室护士张丽凤一起踏上了支援四川的飞机。同行的还有来自其他四个郊区中心医院的八名护士。到达成都机场后,没有片刻停留,我和张丽凤就被分派到德阳和绵阳两个地方。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在四川的医疗护理支援工作和生活。

在德阳,我们一行八人中的两名血透室护士被派到德阳市人民医院,我和另外几名护士则被派往德阳市人民医院旌南分院,也就是地震伤救治中心。旌南分院原本是非典时期建造起来的传染病隔离病房,5·12地震后,这里便成为地震伤救治医院之一,专门收治地震所造成的伤病员。这里的伤病员主要来自四川绵竹、汉旺、什邡、平武等地,伤病员的病情主要是四肢骨折、皮肤开放性或闭合性挤压伤、病情稳定的内脏损伤等。旌南分院里的医护人员除了德阳本地抽调过来的一部分之外,其余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护理人员,有三军大的、有河北的、有重庆的,当然还有我们上海的。我们聚集在一起,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救治和护理这里的伤病员。虽然我们与当地人员之间有着语言交流上的不便,但这并不是什么障碍。从伤病员的一声呻吟、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我们都基本上能明白该做什么。语言不是问题,地方不是距离,有一种先天之情愫已经牢牢地把我们绑在了一起——那是同胞之间的的关爱!

在这二十二天中,我听到了许多、也看到了许多催人泪下的故事。为坚强的四川人民而感动,为舍身忘己的四川同事而流泪,更为自己能服务灾区人民而感到欣慰。在旌南分院,已经怀孕五个月的护士代萍从地震发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坚守在救治护理第一线上,由于劳累过度曾几番晕倒在现场,可当她醒来之后依然倔强地回到了医疗救治的队列中。我所在旌南分院四楼二病区护士长胡玲娟老师,在分院开始运行后,她几乎每天都是第一个来上班,并且总是最后一个下班,中午还不休息,差不多每天工作近十二个小时,却总是微笑着面对每一个伤病员,安慰、护理着这些身心受到伤害的伤病员。医院病房里有一群特殊的伤员,他们有着各自的故事,有着不同的经历,却因地震而一起来到了这里。聪明可爱的小姑娘齐洋,由于5·12地震当天在学校的教室内上课,她的左脚被砸伤而面临截肢的危险,医务人员为了保住小齐洋的脚,给她作了扩创术、植皮和皮瓣转移术,几经周折终于成功保住了齐洋的脚,小齐洋忍受疼痛始终没有哭过,她才读小学二年级!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那瘦小的左脚上还打着厚厚的石膏,齐洋坐着轮椅显的有些哀伤而寡言少语,面对我们这些叔叔阿姨,她也只是勉强的一笑,然后继续沉默。慢慢地接触久了,我发现她是个爱跳舞的小精灵,其实她很喜欢笑的。在拆完石膏的那天,小齐洋虽然还是不能马上站起来,可当她看到自己的脚完好无缺,当我们告诉她不久的将来就可以站起来,而且能够跳舞的时候,齐洋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那阳光般的笑容使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无比欣慰,我们医护人员的辛苦和耐心终于有了美好的结果。

所在病区的3床廖志玉她是一名居士,在医院照顾她的是吉祥寺的和尚,法号宗凡,我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小和尚”。宗凡和尚总是那么乐于助人,在搬捐赠物资时,有他的身影;陪病人去拍片时,有他带路;为病人打开水时,看见他忙碌地来回走动。他已经是我们病区不可缺少的一名志愿者。宗凡和尚所在寺庙也遭受了地震的破坏,寺庙坍塌了,还夺走了他三个师兄弟和四名居士的生命,而宗凡和尚依旧与人为善,助人为本,在医院悉心照顾着寺庙居士,默默的奉献着自己的力量,我们也深受他的感染。

刚到病区的几天,我为一位老奶奶打针输液时,老奶奶突然两手乱抓,似乎想要握住什么东西。偶然地她抓到了正在床边的我的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手是湿冷湿冷的,还有些微微颤抖,嘴里不停念叨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后来我知道了,她是在说:“地震了!地震了!”。陪伴在旁的老伴不停地安慰,过了好久老奶奶才安静下来。原来,老奶奶在经历了地震之后双眼失明,在每次治疗或搬动她时,她总是睁着双眼。在从地震后生活在黑暗中的她,地震留下的伤害太深刻了,一有身体的移动就感觉要地震了,重复着出现之前的那一幕。看到老爷爷憔悴的眼神和柔弱的身体,我的心有些伤感。老奶奶有糖尿病,我每次在给她测血糖和打胰岛素的时候,总是先轻声细语的说:“婆婆,是我,打针了哦。”然后轻轻的握着她的手,等她缓过神来后再进行治疗。一周多时间下来,老奶奶也没有以前那么惊慌失措了,精神也好了很多,失去光明的双眼也有了些神采。在旁的爷爷也会对我笑一笑,那是一种会心的笑,那是一种充满亲情的微笑。

我还听过这样一段对话,“刘大夫,那些天晚上你床上睡了几个?”“不知道啊,她们一个个轮着来,我也不清楚了”。初听根本不会明白这对话有何含义,了解之后我才深深被感动。原来那是地震发生后,所有医护人员都是24小时不眠不休地工作在救治护理伤病员的第一线,根本顾不上回家休息。实在困了,人就在露天救治场所边的地上躺上一会儿,不管医生护士都挤在一起,只为抓紧时间休息。打个盹、一会儿就又去换人来休息,所以引出了那段感人的对话。震憾人心的故事,没办法一下子说完,实在是太多、太多。这些故事让我看到和感受到了四川人的坚强和勇敢,无不让我折服!他们没有在灾难面前退却、没有因为伤痛而沮丧,他们顽强地站了起来,勇敢地面对现实,在忍受着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的身心创伤的同时,振作精神,奋起抗震!

每天,在旌南分院完成工作后,我和队员们回到了我们的暂驻地,那是搭建在总院停车场边的一个个10平米的帐篷。当夕阳西下后,白天太阳炙烤后的印迹使帐篷里还残留着48度的余温,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我们的队员有过半数的人因不适应而进行了自我治疗——刮痧!我们围坐在帐篷外的空地上,等待着余温的下降,也许是误占了蚊子臭虫的领地而每次都会遭到它们强烈的攻击,我们的手上、脚上、身上都会留下惨痛的印记。幸运的是老天爷似乎还挺关照我们的,不时地会给我们来场雷阵雨或特大暴雨,雨水驱赶了臭虫蚊子,赶走了高温,却因为地面的湿气和帐篷的不密封而使我们的“家园”重又进入热带雨林。我们沐浴在大自然的环抱中,可我们的朋友却换成了蚂蟥!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对这些不请自到朋友的害怕,慢慢地我也就习惯了这里的每一天。清晨,小鸟的鸣叫声和嘈杂的喇叭声把刚进入梦乡的我们,重新拉回到现实环境中。睡意朦胧的双眼引着疲惫的身体走到几十米开外停车棚的洗手处去洗脸刷牙,用冰凉的水去冲醒有点混沌沌的头脑,抖擞着精神去迎接新一天的工作。总院食堂里的阿姨热情地端上了火辣辣的四川早饭,把我们残留的睡意彻底进行了驱赶。我们准备完毕之后,就与其他医务人员,差不多二十几个人挤在一辆救护车里到旌南分院开始一天的医疗护理工作。

来到四川,我第一次感受到死神离我这么近,第一次经历如此多的余震,第一次和这么多来自四面八方的医护同仁一起工作,第一次面对这么多身心受创的伤病员,第一次吃辣吃到舌头都失去了味觉,第一次住进了闷热潮湿的帐篷,第一次露天洗漱,第一次与蚂蝗、臭虫亲密接触,等等。朋友们都说我伟大,可我觉得伟大的是那些忍着伤痛微笑着的四川人,伟大的是那些把无数生命从废墟中解救出来但默默无闻的人们,他们或是已经逝去,或是依然在抗震一线,这才是真正的伟大!

四川德阳人民慢慢地从悲痛中走出来,四川人正从摔倒的地方慢慢地站起来,这是我们中华儿女坚韧不拔的本质。全国各地的民众和志愿者都纷纷涌向四川,给四川以无穷的力量,无私的爱,来共同修复家园!

最后,我要感谢区卫生局领导,我们医院领导和同事、朋友及亲人对我的支持和鼓励。一声声的问候、一句句勉励尤如一股股暖流遍及全身,给我信心和勇气,让我感觉我身后有无数双手在推动着我前进!无论在本职岗位上的默默奉献,还是在四川的医疗护理支援,都表明了我们青浦医护人员与灾区人民手拉手,心连心,同患难、共命运!

四川加油!中国加油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