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到外婆桥

1.jpg


又逢九月九,带着重阳糕去看望都已年届95岁高龄的外公和外婆  ,两位老人虽已年迈,却还清健且生活自理,他俩钻石婚那年东方电视台还采访过他们。我的到来让两老很是开心,又是自个儿熏的青豆又是自己做的糕点拿来招待。看着忙碌的老两口,我心生惭愧,其实经常去看看他们,陪他们聊聊天话话家常比大包小包的保健品更温馨实在。

外公外婆住在江南古镇朱家角,这里曾经古老幽静,没有如今的喧哗和媚俗,只有一条条小弄堂蜿蜒曲折,嘀嗒的雨点从屋檐滴落到青石板上,还有条静静小河穿过古镇,偶尔会有一两条小渔船摇过,船头是头上包着头巾的阿婆,船尾是皮肤黝黑的阿公,他们的船上有自己捕捉的小鱼小虾还有很多贝壳,偶尔会吆喝几声“螺蛳要哇?弯最(虾)要哇?......”

小时候住在外婆家里,喜欢那个属于我的小屋子。小小的房间陈设简单,却有一排排窗,整堵墙都是木质的雕花窗,古老而有韵味,下雨天我就凭窗听雨,湿漉漉的却很清新,看着雨水沿着屋檐滴下来,落到河里溅起连串的水花,有时还会随风飞过窗棂,扑到我脸上,或者密密麻麻的连成线排成雨帘,如梦似幻......  

 外公很早以前留过洋,有个洋名叫“查理”,那段时间,每天早上起来,外公早就泡了一杯浓浓的茶,我们就开始简单的英文对话,培养我对英文的兴趣。我爱看书的习惯也是外公帮我养成的,在我的小阁楼里坐在木地板上看书,是我最开心的事。我总是能在外公的书柜里,翻出些古老的书来看,甚至钻在被窝里偷看。外公如今还坚持看报,了解时事,但毕竟年纪大了偶尔会健忘。

外婆是不会停下来休息的人,她在屋子的周围弄了个小花园,种了很多玫瑰、月季、菊花....有人若是喜欢她的花,她便很开心很满足,遇到赏花知音还会送上一盆。每次看到外婆摆弄那些花儿的认真劲,就觉得她好美丽,就像那些在风中轻摇的花。

如今,光阴虽然对两位老人诸多眷顾,但岁月还是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年轮的痕迹。人说千金散去还复来,但有些东西失去了永远无法弥补。拥有的时候,请珍惜!

文/爱琴海   图/周建伟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