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挂,在四川绵阳的二十二个日夜——中山医院青浦分院血透室护士张丽凤援川事迹

2008年6月2日,我有幸被区卫生局和医院派遣到四川绵阳灾区参加灾后救援工作。近一个月的医疗护理救援工作让我增加了不少我曾经未有的经历,感受到大难有大爱和灾难中中华民族所折射出的人性光辉。作为一名代表青浦的医护人员,到灾区我仅仅只做了一些应该做的工作,与前期第一时间参加灾区救援的人民子弟兵及各条战线的同仁比起来是十分的微小。但我可以自豪地告诉同志们,我没有辜负领导的重托和同志们的信任,我给灾区带去的是上海青浦人民的关爱和帮助灾区人民重建家园的信心,我带回的是四川灾区人民的敬意和谢意。在这里,我从四个方面讲述我的工作情况:

 

所     闻

让时间暂时定格在5月12日下午14点28分,(用暂时这个词,我是不想让这份痛苦永远留在我们记忆里,这是一场灾难,这是一场浩劫。)当我听到这震惊中外的消息,深深地惊呆了。每天全国各大网站都滚动报道了四川汶川地区发生了8级大地震的消息,各大电视台、电台24小时都对灾区情况进行了详尽的跟踪报道,给我的印象是在自然灾害面前的惨烈、悲情、无助和肆虐,但给予我感受更多的是灾区人民的坚强、互助和全国人民战胜自然灾害的信心和力量。每天晚上我都到四川在线网站上查看来自灾区的信息:房塌地陷、山崩地裂、家破人亡、生死离别、长歌当哭、泪落长河。从灾区第一线发来的照片中,我看到了那一只只从废墟从伸出期待救援的小手,那一声声撕人心肺的哭喊,那短短几秒种就阴阳相隔的心痛,那每天都在急剧上升的死亡和失踪人员的数字,那一下子就失去十几位亲人还奋战在抗灾一线党员的悲壮事迹,这些都深深地感动、渲染着我的心灵。每晚我都要在网上搜索资料到凌晨。我知道,这时的灾区最需要的是医疗救护人员。温总理那“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会尽百倍努力……”的话语和一篇发自网友的诗“走向天堂的路”更是彻底地震憾着我,增添了我到灾区去的决心。而当我又得知灾区紧急需要血透机和血透护士时,“我要上灾区去!我要去四川!”这种强烈的使命感在我心中熊熊燃烧,我准备着,等待着灾区的召唤。

 

所    见

时间在我的期盼中一天天过去,灾区还是余震不断,死亡的人数每天都在上升,我的心情变得越来越急。6月2日的上午,我突然接到了命令——到四川去,支援灾区。这是个久盼的消息,我十分地激动,我感谢医院给我这个机会,我会用自己所学造福于需要帮助的人,这是我最大的心愿。虽然,当时灾区已过了灾后急救最危险期,灾区的重病人也都将一批批转往各地医院,但是只要灾区需要我们,我随时都挺身而出,不辱使命,那里既是我追求的一种责任和使命,也是一名入党积极分子体现价值的具体方式。

时间很紧迫,我们匆匆整理好行李,接到通知的第二天一清早,满载着各级领导和同志们的嘱托,我们壮志满怀地踏上了去四川的征途。一路上,我满脑子是倒塌的房屋,一个个从废墟中抬出满脸灰尘的伤员,我的心早已飞到了四川。

6月3日中午,飞机平稳降落成都机场,早已等候在机场的上海抗震救灾医疗队前方联络人立刻把我们十人兵分两路,我和嘉定区中心医院血透室护士两人一组分派到绵阳市404医院,我任联系人,负责向上海抗震医疗队前方联系组汇报每天的工作情况和突发事件。

我们坐在一路颠簸的救护车内。路上,每到一个检查口都有自动消毒机对来往的车辆进行防疫消毒,这是灾后防大疫的一个重要环节。经过约2个半小时蜿蜒曲折的山路,我们进入了重灾区绵阳,看到满街的墙上张贴的是密密麻麻的寻人启事,一排排标注有红十字会救援的蓝色帐蓬云集在空旷的广场和山坡上,马路两边也都矗立着简易的帐蓬。现场的场景显得有些悲凉但当地人们的生活还是井然有序,我看到最少的一样东西就是人们的笑脸。终于我们到了目的地----绵阳市404医院。一下车,我有点惊呆了,感觉特别的失望,空旷的停车场上除了停着几辆救护车和几顶未拆的帐篷外,冷冷清清,廖廖无几的几个人正出入医院的急诊大门,整栋大楼人去楼空。我纳闷,难道这就是施展我们一腔热情的阵地吗?这和我想象中紧张的工作状况有很大区别呀,我的热情被浇了一盆冷水。后来通过病人了解才知道,因为害怕再次地震,许多病人都转到灾区以外的医院就诊去了。

 

所    做

404医院是属于三级综合性的现代化医院,也是绵阳市的第二大医院。不过,在5·12地震中也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到处可见墙壁上一条条从上而下弯曲的裂缝,墙体脱落,天花板也早已坠落,只看到黑乎乎的楼顶。医院的病人因余震和唐家山堰塞湖泄洪的双重威胁都已经转移到绵阳市三院,医院的医护人员一部分去了市三院,一部分派遣到绵阳市重灾区---平武县。位于12楼的血透室是震后医院唯一没有转移的科室,每天坚持正常上班,连续的余震没有吓退留守医护人员坚守岗位的决心,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他们连续奋战加班加点,抢救了许多从灾区送来的伤员,创下了血透室自成立以来每天最高的透析人数。了解了她们的无畏事迹,知道了血透室工作的特殊环境。天天都有余震的发生,而唐家山堰塞湖的水位每天都在急涨,随时都有溃坝的可能。位于绵阳城低洼区的404医院,眼前这栋现代化的医院大楼,表面看似是安全的场所,其实隐藏着更大的危险。我知道这里更需要我,这是我应该来的地方,我要和她们一起并肩作战,救死扶伤,我要把满腔的工作热情都撒在这块阵地上。

我们和四川同事同心同德,方言虽然不同,但是心情相同,抗震救灾的决心一样。我们的病人来自绵阳市内,从其他遭地震破坏停止正常医疗能力的医院转过来的,以及灾区受轻伤的病人。我们忙碌地穿梭在并不宽敞的病房内,从早上忙到晚上,早晨我们就准备着上机的工作,装管路,内瘘穿刺,引血;中午又忙着下机和准备下一批病人的上机,下机上机循环着每天的工作,送走了一批又迎来了下一批。我们累了,衣服都被汗浸湿了,我们不在乎,我们渴了,也顾不上喝口水,我们也不在乎,饮食的不习惯,我更不在乎,而是忙碌着为没有亲人在身边的病人端茶送饭,向不懂血液透析知识的患者进行饮食、卫生健康宣教,与灾区的病人谈心聊天,了解他们的当前生活状况,给他们送上上海青浦人民的衷心祝福,慰籍他们受伤的心灵,鼓励他们要有信心,要坚强。相信有党和政府的深情关注,全国人民的热心支援,早日重建美丽的家园是指日可待了。我知道,我在四川的时间有限,我不可能在灾区重建中给予他们足够需要的帮助,但我只想用我的执著和真诚的关爱,用我的实际行动,哪怕仅仅是一点点,也要去帮助他们燃起心中的希望篝火,重树生活的信心。

震后,血透室曾经接收过一批从北川转运过来的伤员,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腿部肌肉严重缺血坏死,高血钾,急性肾功能坏死和严重的心理问题----自闭恐惧。31岁的北川县人唐永惠在地震前应该是个幸福的准妈妈,十月怀胎,一朝一夕,憧憬着未来美好的日子。满心欢喜的她,期待着腹中奥运宝宝的早日降临,可等待她的却是一场无情的地震,彻底摧毁了她的梦,也摧残了她的身体。5月12日下午,怀孕八个多月的唐永惠和往常一样很早地来到医院进行产科检查,突然房屋摇晃,地板震动,等她明白这是地震时,往外跑已经是来不及了,她被困在了倒塌的水泥板下,双脚死死被压住不能动弹,她蜷缩着用一只可以动弹的手,抚摸着腹中的胎儿,不断重复着说:“坚持住孩子,不要害怕!”“我们一定要活着出去”。孩子是她坚强的后盾,终于在5月14日,她被救援人员发现后从废墟中救了出来马上送到了医院。遗憾的是,唐永惠腹中的胎儿因缺氧时间过长而窒息,她的双腿因长期被压严重坏死,是截肢还是保留,唐永惠的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目光。医疗组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还是保留住了她的双腿,切除了坏死的肌肉组织,但是由于她身体太弱,抵抗力很差,双腿因阴沟杆菌继发感染。严重的挤压综合症必须每天需要进行血液透析。孩子没有了,家人又杳无音信,唐永惠绝望了,她沉默无语,表情呆滞,眼睛里充满了焦虑,恐惧,她不愿意和人说话。但是她知道,救援人员是好人,是他们把她从死亡的废墟中救出来,她感激。她也知道,医护人员是好人,现在她们正在解除她躯体的病痛,每次血液透析,唐永惠都是主动的配合,可是除此之外她都是拒绝回答任何人的问题,该如何打开唐永惠心灵的枷锁呢,血透室护士试探着与她交流,并派专人对她实施身心护理,从她的工作,生活,兴趣爱好,聊到她的父母,丈夫和将来,一开始唐永惠的回答是点头和摇头,接着是几个字,到最后是完整的一句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唐永惠总算能够开口说话了,血透室的护士看到了一丝希望,她们又通过唐永惠提供的电话,终于联系到了她失散的丈夫,夫妻俩灾后重逢,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爱心和亲情总算驱散了唐永惠心里的阴影,她终于幸福地笑了,病房里所有的人都禁不住泪流满眶,默默地为这对共患难、喜相逢的夫妻献上真诚的祝福。生命是可贵的,生命在灾难面前有时显得如此苍白,脆弱,但是只要世界上充满了爱,相信苍白的生命又会重新开出希望的火花。

我们工作的病人中,有个叫童玉佳的16岁男孩,他是来自绵阳市的另一个重灾区---安县,他已经在404医院血液透析一年了。5·12大地震,他们一家未幸免于难,一瞬间的剧烈地震,就把他家的几间土坯房震垮了,倒塌的木头与墙壁砸倒在他本就体弱多病的躯体,他顿时晕了过去,等他清醒过来,他已经被父母送到了医院,所幸的是他只是受了点轻伤。孩子要每周进行血液透析维持年轻的生命,沉重的经济负担已经使这个家负债累累,现在唯一可以躲风避雨的家又毁于一旦,他们只能够暂时居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内。一家6口人,挤在一个帐蓬内,吃着政府发的救济粮,可是,孩子的透析费用怎么办,夫妻俩每天都在为钱而发愁。这天,我给童玉佳做好上机治疗后,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童玉佳的父亲在用手机联系对方,询问某个手机的价格,虽然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但我还是依稀听出了其中的缘故,他的父亲打算要卖掉手机,为付拖欠医院的费用而满面愁云。当时我的心里在呐喊,我的热血在沸腾,“去帮帮他们吧,哪怕是一点点也可以的,我不能这样袖手旁观,我要站出来,作为一名抗震救灾队成员,我没有机会冲锋上阵在灾区真正的第一线救死扶伤,但是这里也可以救援来自灾区的人民,帮助他们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我上前制止住了童玉佳的父亲,叫他先等等,和同伴匆匆商量后一致决定从仅有的生活费中两人各出500元资助他们。在一个没人经过的角落里,当我们把钱递给孩子的父亲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孩子的父亲突然“扑通"一声跪地,平时只能够在电视里看到的情景竟然此刻发生在我们眼前,我们两个都被他突然的举动惊呆了,连忙把 他扶起来,实在是太惭愧了,我们只是尽了一点微薄的力量,帮助他们暂时渡过眼前的难关,却要接受这样的感谢,我们真的感到很羞愧,以后的生活还得要靠他们的双手来经营,我为自己力量的有限、不能够提供更多的帮助给他们而内心深深自责。我们把从家乡带来的一大包干粮塞给了他们,孩子的父亲此时眼眶里已噙满了泪水。连声说:“上海医生好!上海医生好!”

其实,我不需要感谢,能够为需要帮助的人给予我力所能及的关爱是我最大的快乐,医治他们躯体的病痛,安慰他们哭泣的心灵,帮助他们缓解生活的困难,使他们身心舒适和满意,是作为一名抗震救灾医疗护理工作者应尽的责任,是一名入党积极分子应尽的义务。

余震未平,水患又起,唐家山堰塞湖揪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一场空前的大撤离已紧锣密鼓地开始。我们也暂时居住在医院临时安排的病房内便于紧急撤离,所有病房内只剩下床垫的空床,更没有热水供应,生活上艰苦,我们是有备而来的,早有思想准备,是经得起考验的。最让我们害怕的是整幢大楼晚上静悄悄的,漆黑一片,空无一人。每天我们盼望着天早点亮,只有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我们才觉得生活的充实和精力的充沛。6月10日那天,我们很早就来到血透室就开始忙碌的工作,当电视新闻里显示唐家山堰塞湖溃坝泄洪橙色警报时,病房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正在血透的病人开始担心起来,心情十分烦躁,催促着要结束治疗,家属的电话更是一个接一个,我们镇定地安慰焦急的病人,耐心地向他们解释每次血透治疗的重要性,告诉病人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时刻守候在他们身边,一个都不会少。我们也已经提前把下机的准备工作都安排就绪,每位血透室护士都会在关键时刻各尽其职,坚守岗位,在红色警报拉响时会保护所有病人安全及时撤退。别怕,有我们在,就不要怕。我们始终会和你们在一起,保证会把你们送到安全地带,不离不弃,这是我们的职责。真是难熬的时刻,下午15时15分,当浑浊咆哮的洪水安全地涌进涪江时,病房内所有的人都激动地欢呼起来,压在绵阳人民心里的阴霾总算过去,终于可以摆脱数日来的忧虑,安全地重返家园了。

 

所    思

这次赴川抗震救灾之行,是我平凡一生中难忘的一段激情岁月。在这里我很感谢医院给我的这次机会,感谢医院同事和朋友们给我的倾力支持。虽然我在灾区工作的时间很短,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成绩,特别是与心目中那些为抗震救灾献出热血和生命的勇士相对照,我还相差甚远。但是在抗震救灾的行动中,举国上下,全力以赴,万众一心的气势和精神,震惊了全世界,也激励着我在灾区拼命工作的斗志。我深深体会到了在灾难面前闪耀的人性光辉,看到了灾区人民的乐观性格、坚强信心,真正感受到了在灾难发生时共产党员发挥的先锋模范作用。无数党员干部忘却个人情感悲痛,超越生死恐惧,将群众的利益放在一切之上,无数代表性的人物涌现,感动着世人。他们可歌可泣的事迹是我学习的榜样,必将指引着我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我作为一名普通的医护工作者要坚持以人为本,坚持救死扶伤,全心全意为人民健康服务,始终保持奋发有为的精神状态,始终保持积极的工作热忱,始终坚持把病人的利益放在首位,为促进和谐医患关系而作出不懈的努力。

现在灾后重建已开始,灾区人民都在陆续重返家园,我将一直怀着一颗真诚的心祝愿灾区人民早日走出地震阴影,以他们的坚强,靠他们的勤劳,在全国人民持续的关爱热情中,重新开始过上崭新的生活,相信他们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最后,我想说:“华夏痛哭汶川难,炎黄子孙脉相连,众志成城抗震灾,民族中华艳阳天。”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