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或许...

距离哈医大血案已经一段时间了,从最初的震惊,到老白的拍案而起,到如今的被渐渐遗忘,一如所有的新闻所走的曲线。时间似乎能将所有的新闻冲淡,而所有的悲伤似乎也会被岁月的洪流带走。逝者已矣,生者或如歌,但除了谴责,除了扼腕叹息,我们或许应该多反思一些问题。如果说反思当今的医疗制度,可能有点苍白无力,因为有别于以往的医患纠纷,既非经济纠纷,也非误诊误治,它更多的是来自于因为不理解所引发的仇恨。

虽然网络上有很多幸灾乐祸的评论,但同样的作为医务工作者的自己却是一阵深入骨髓的难过。相信每个医学生在入学时分,举手念着医学生誓言的时候,每个人都相信自己可以成为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而转眼到了临床一线,天使却成为一些人眼中的魔鬼。仅仅是因为不合理的医疗体制吗?或许没有这么简单,也许我们忽略一些问题。偶然听闻我院心理协会目前对一些病人所做的心理疏导工作,心里猛然一动,那些盘亘在心头的疑问,似乎有了一些新的解释。每个人都碰到过很多让自己不理解的事情,但似乎没有谁随便去动刀子,因为理性控制着我们。而施凶者完全失去理智,毁了自己,也扼杀了一条年轻的生命。他是一个强制性脊柱炎患者,不是精神病患者,为什么会这样?因病成魔,因病生出心理障碍,导致心灵扭曲,或许能算一个解释。不禁在想,如果当初他进行一些适当的心理疏导,他还会犯下这样的血案吗?虽然只是一种假设,但可以肯定的是,一个心理正常的人不会失去理智。有人说,医病医心,疾病让人绝望,也会使人疯狂。也许有的时候,患者不仅需要身体上的救治,也需要心灵上的救治。如果每个患者在就医初始,就能得到一些适当的心理辅导,或许很多疾病的走向会完全不一样。

很庆幸,我院的心理咨询协会已经开始在做这样的救助与辅导。如果,当初有心理医生的干预,或许,惨案就不会发生。

黄思念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