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西塘

到西塘的时候,天正在下雨,漫无目的地飘着那一丝丝阴冷。

随着旅店的老板从唐家街走进西塘,那黛瓦白墙的民宅、略微被雨打湿的石板路,小船上斜斜放着的橹槁、每家每户屋檐下的红灯笼……水乡西塘显得娴静而雅致。

住宿的旅馆在烟雨长廊,底楼是个布鞋店,精致的刺绣,绚烂的灯光,传达着复古和随意。转角,上楼,房间是靠里的一间,按照中式风格简单布置。雕花的大床据说是有些年头的,姥姥时代留下来的;内侧放着木桌、木椅,倚在木椅上推开窗去,就是西塘的水、西塘的桥、西塘的人……

简单的吃过饭,拜托当地的居民导游,探询着最原味、最真实的西塘。那些历史——躲避战乱的王渊子孙、私自发放官粮济民的七老爷、相爱的将军与小姐……如今,都已经成为了故事。只有那些深邃的长巷、抑或是闺房里开门的“吱呀”声,诉说着往日的宁静和淡淡的忧伤。

西塘的饭菜,不怎么合我的口味。所谓的芡实糕、熏毛豆、粉蒸肉、螺狮、粽子之类,不过如此。只有黄酒还可以,竹筒子酒,酒吧是随处可见的。酒吧的墙上是可以留言的,——在满墙的拥挤中挤进自己的心情,也大抵是寂了的困苦,或落寞的寄托。

夜色是化不开的黑,还有摄人心的红。换上当地小店里的大花裙、披肩、布鞋,坐在小船里听船夫摇橹的吱吱声,掠过阵阵河水的味道……像是换了一个时代,如梦一般。小船划过水面,荡起一圈圈的涟漪,这样的清净让我沉醉,时光在这一刻停留。

遗憾的是晨时的西塘没有看到,起得晚,据说那也是一道风景。挑了个茶馆喝茶,墙上挂的斯琴高娃的照片和桌子上亲手种的兰花彰显着主人的骄傲。主人推荐了杭州的一种唤作“云雾”的绿茶,茶叶像从茶树心里刚采下来似的,很新、很嫩;身边的小桥、流水、柳树的倒影,偶尔飘过的小船、和茶香交汇在一起,让人恍惚。这样的惬意,在烟雨西塘!

王融融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