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莫等闲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每当读到这首岳飞的满江红时,总是被诗人的雄心壮志所感染,同时也暗自惭愧,如今已至而立之年的我,却可说是尚未立业。我追求的方向又在哪里呢?

回想当初误打误撞考入中医药大学,选择中医作为自己的事业,至今已有十个年头。一切看似顺理成章,但在我心中曾经充满彷徨。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万事主张以科学为依据,相对中医而言西医给人的感觉可能更为“科学”吧。西医以人体科学为基础,通过解剖、实验、生物理论的研究等详细解释发病原理,并以此医治。一切都很直观:感染了病菌就用抗菌药;长了异物就开刀切除。中医却往往“头痛医脚”,讲究辩证论治,欲速不达。相对西医学看得到的“科学进步”,中医发展明显落后,甚而有人已提出应取消中医。为此我曾经沉思和迷茫过:中医真的过时了吗,我为之奋斗多年的事业到底路在何方?

实践出真知,我的病人为我的问题做出了最好的解答。那时在临床上遇到了许多苦于咳喘的患者,西医反复应用抗菌药物,不但疗效不好还有后遗症。许多人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寻求中医帮助,结果根据中医辨证、虚实补泻,竟大为好转。这使得我对中医建立起了信心。现代医学治不好的病,几味普普通通的草药就能见奇效。中医讲正气内存、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就是说人和自然本来是完全自然和谐的,自然给人生存的权利,同样给细菌病毒生存的权利。这些细菌病毒的存在和你如果形成和谐,就不会有疾病发生,平衡一旦破坏就会导致生病。比如外受风寒暑湿燥火,内受喜怒忧思悲恐惊就是这个道理。中医治病解决的不是致病因子,而是寻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当人生病去吃中药时,不是为了杀死哪个病菌,而是用药性的偏性来纠正人体的偏性,人体内部环境和谐了,使病菌没有了生长的环境,病自然也就好了。

中国传统文化一个重要理念即“和为贵”,美国把一个萨达姆杀死了,千百个萨达姆诞生了,伊拉克更乱。治病与治国都可以从中医理论中学到精髓。良相治国,良医治病,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神农尝百草,一日遇70毒,中医的每一种诊法、每一味中药都是中医先辈拿生命作尝试,应由我们发扬光大。做一个真才实学的良医,是我的最高追求。

                                        张  翔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