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封感谢信

近日,神经外科收到了两封特殊的感谢信。说他们特殊,是因为他们并非来自于康复出院的患者,而是分别来自于一位因为治疗无效准备放弃的病人家属和一位病情反复多次长期住院的病人家属。在我想来,这样不顺利的病例不引起纠葛已很好了,但是没有想到他们会依然对我们存有感激之情,使年轻的我受到了一次很好的教育。

一滴水可以看世界!通过这两封感谢信让我感悟医学与人文关怀。早在上个世纪先知就提倡改变我们的医学模式,增加更多的人文气息。可如今,医院硬件条件的改善,医患之间的矛盾却较之前逐渐增长,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反思。中国医师协会的统计表明,90%以上的医患纠纷实际上是由沟通不当导致的,其中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医生们“不会说话”。 现在医生的学历越来越高,以后要想获得医师执业资格可能将会像国外一样困难,能够成为一名医生将会依然是一件让人自豪的事情。所以,很多医生往往有一种高级知识分子的清高,总以为,我只要给你看好病就是了,其他什么态度问题都是无所谓的事。这反映出部分医生对医学的社会性没有很好地理解,是用一种单纯技术的观点来看待医疗工作。医疗工作是一个自我牺牲、自我奉献的工作。悬壶济世更多的是孤独:不断的进修深造需要静心的学习,一次又一次的轮班注定你远离你的家人;救死扶伤更多的是脏和累:浴血或者浴痰这就是冲锋在救死扶伤第一线的风景。所以,只有你对自己的职业有一个充分客观的认识之后,你才能衡量你的职业和你的人生价值!一颗不平衡的心,只会带来自我的毁灭和对病人的伤害。所以,在繁忙的工作之后,我们更应该给我们的心情做一个体检……

这两封感谢信拿在手里很轻,但是,如果医生和护士的付出可以称重的话,它们应该很重!术后早期的重症护理,精心而及时的调整治疗方案,耐心的沟通等等都是治疗的重要环节,缺一不可。现在的医学取得一些重大的进展,但是依然有很多疾病和并发症是我们所无法解决的,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坦诚的和家属合理的沟通。据中国医师学会统计,很多的医疗纠纷的根源来自于医生的冷漠,或许我们看到了很多的死亡,但是对于每一个家属而言,这可能是他们第一次面对身边的人遭受这样的打击。所以,作为一名合格的医师应该习惯做换位思考。

顾泉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