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山镇结对重建医疗日记(十五)

7月24日

从这星期开始,每逢周二和周四我们到青城山管理局卫生院上班。今天是我们第一天去那里正式上班。

管理局卫生院现在仍是一个帐篷医院,共有员工17人,医生7人(其中2名主治医生)护士5人、护师1人。地震以前这里每天的门诊量在200~300人左右,现在有100人左右。这里不能进行补液治疗,每天有十几个肌肉注射的患者。5名护士中有3人要每天到村里、灾民安置点等进行协助预防。卫生院一共有3顶帐篷,一顶用于诊疗、一顶用于药房与注射室、一顶用于院部等职能部门。安置办为医院提供了十几间板房,这个周六可以搬到板房里去工作了。

在医院上班的第一天,我们主要是了解情况,熟悉人员。当天我们与严院长一起巡回了2个村卫生站。一路上严院长告诉了我们医院的发展规划及打算,并希望我们能进一步提升医院的管理及质量。我们表示一定会尽全力,圆满完成援建任务。

曾记得一位作家说过,地震最可怕的不是房倒屋塌及死亡的危险,而是一种心灵的恐惧及不安,那是一种反反复复挥之不去的心境。以前我非常不理解,认为那是作家无病呻吟,一种刻意的描述。今天我也感受到了那种心境,也听到、看到了那种心灵的恐惧与不安。

这几天四川发生了几次余震,昨天的余震有6级。但离青城山较远,我们只感到了大地的微微颤抖。今天凌晨4时58分,我在睡梦中被一阵颤动晃醒,我猛然意识到地震了,马上翻身坐起,穿上鞋子、打开门,心在狂跳着……外面狗叫声一片,很多人都跑到外面去了。我坐了一会儿,屋子没有再晃动,于是继续睡觉,但是怎么也睡不着,一直都迷迷糊糊的。猛然间房子又晃了,我连忙坐了起来。外面静静地,连狗叫声都没有,月光静静地洒在农家的院子里,淡淡的,树叶在月光下光怪陆离,这时我似乎在梦中又似乎不是梦,我自己都疑惑了,地震是梦,还是真实的。

前几天我看见许多四川人晚上宁愿住在帐篷内,我非常不理解,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也感受到了作家所写的那种不安、那种感受、那种反反复复挥之不去的心境。

写自青浦区结对重建医疗队  金福妹护士长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