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山镇结对重建医疗日记(十六)

7月25日

四川大地震以来,余震不断,我们经历过许多次余震,但没有特别害怕和惶恐。昨晚强烈的余震把我们着实吓了一大跳。那时就想起家人,一点睡意也没有了。窗外月光淡淡的,不知家里人是否睡着了,女儿梦中是否有妈妈?快一个月了,想家的情绪在这样的时刻无法挥去……。知了一声比一声叫得响,青城山的知了一直在深夜或者凌晨鸣叫,叫声特别响亮,它是否在夜深人静时也想念家人,如同我一样,站在窗前,遥望上海,希望月光把我的思家之绪带回家,沁入家人的梦,梦中与家人相见,以解思家之情。

直到早上6点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会儿突然又醒过来了,似乎又感到屋子在摇晃了,但外面很静,连狗叫声都没有,再睡已经睡不着了。我起床到外面走了走,青城山矗立在我眼前,云雾缭绕,宛如蒙着脸的少女,羞答答的,远处错落有致的树木朦朦胧胧,如轻纱的梦,太美了。青城山的美,美得清雅,美得脱俗。虽然我只来了几周,但我已经喜欢上了这里,喜欢上了青城山。

早饭后,我们就去上班了。今天病人特别多,赶集的日子又遇到天气好,许多山里人都下山了,医院里人一下子多了起来。打针、挂盐水,我忙这忙那的,到11时30分病人才渐渐少了。想到明天要给护士们进行业务知识考试的试卷还没有完成,我顾不上吃饭就赶到收费室电脑上出试题去了。

电脑网络有一个星期不能发送信息了,与家里、医院断了联系,心里觉得缺了什么似的不踏实。中午就餐时,听说石建国医生生病回宿舍了,我们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赶回去看他。石医生躺在床上,一脸的倦容、脸色苍白,他因为头疼和腹泻实在坚持不住,是陈师傅硬把他“抓”回了宿舍。我们去看时他已服了药,大家就不打扰他,悄悄地离开了。下午上班时,我看见石建国随同我们一起上车,我很惊讶,问他:“你干吗不休息?身体要紧。”他说:“我好点了,有许多病人等着我,我能上班,我没事!”我们都劝不动他。一个下午,他又看了很多病人。

我为我们的队员骄傲,为石建国喝彩,他不仅展示了一个白衣战士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以行动诠释了一个医生怎样才能更好地为灾区作贡献,而且给我们全体队员作了表率、树了榜样。

                                                            写自青浦区结对重建医疗队  金福妹护士长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