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医护、人文关怀的断想

1.jpg

  


   2010年4月10,日本摄影记者村本博之在采访泰国镇暴部队对红衫军展开的驱离行动中,被卷入冲突死亡。2011年4月20日,两名西方摄影师在利比亚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于米苏拉塔的交火中死亡,另两名西方摄影师受伤。

   人们不禁会想: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又有何意义?我的理解就是:这是一份职业,更是出于一种对于人的关怀的选择,是抽离出具象而独立于内心的一种对于人的关怀和存在,那是内心的自觉,无关乎其他。

   其实细想想,我们从诞临之时起,便在不断的失去,失去亲人、失去朋友,直到有一天将自己失去。所以基于这一点,我们也会深刻体会到处于困苦疾病灾难无望之中的人们的心境,他们渴望一杯水或者一句话,一个眼神或者一个拥抱。他们需要亲属的励志和鼓舞,他们需要人性的慈悯和我们的坚毅,他们需要有人在这样的时候在他们身边,贴近他们,爱他们,轻轻的安抚他们。

   当我们消费了无比美妙的青春韶光,最终进入一种蕴涵了伤怀的情绪中,最不能缺失的大概就是对于羸弱身体的护理和人文的呵护了。摄影的关怀和医护的关怀,因而也是相通的,两者皆秉承于社会的基础道德体系,用精妙的技术和博大的胸怀给予人们活着的勇气,让爱和被爱、接纳和付出、感恩和回馈成为社会的共识。

   我始终不能忘记那些山区的空巢老人,还有老街旧院宅中玩耍的儿童们,他们是我的缩影。当我端起镜头面对他们时,我便会常常无意识出现由衷的体恤,那些银丝,那些皱纹,或者是孩子们天真的笑容。著名战地摄影师罗伯特?卡帕说: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借用这句话,如果我们对生者不够爱,那是因为我们对于死亡不够敬畏。

   故去的都已经不会再次出现,时间用它的方式带走一切,而唯有人性深处对于最珍贵的人文需要给予足够的关爱,那么那些为了我们无法去理解的东西而牺牲的人,就真的不再没有意义了。

   请尊重自然,崇尚人文,敬畏生命。

陆伟纲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