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岁的我们和他们

    “只生一个孩子好”,这是国家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号召,于是就有了现在的“421”家模式。昵称为“独苗”的孩子享受了来自祖辈、父母、姑舅等许许多多亲人的关爱。这是一个物质丰富的时代,孩子们沐浴在幸福呵护中,与之相对应的问题也就随着他们的成长浮现出来。

    在我的工作中时不时会看到这样的情况:父母生病了,床旁站着十八九岁的孩子,原本应是送饭喂药,细心照顾,而孩子却表现出与年龄不相称的稚嫩,情绪中的不乐意。这总让我联想到我们这一代,十九岁中专毕业,踏上护理岗位,日中夜三班轮番,一个人独当一面照看着五六十个病人……两代人所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是我们“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还是孩子“养尊处优、娇生惯养”宠坏了?但从他们纯洁、善良、稚嫩的眼神里,我明白:孩子们只是缺乏很好的引导和锻炼。不然我们也不会看到在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我们的九零后孩子们是如此得勇敢无私、舍身救人。那时我的孩子正上初中,我用商量的口吻说:“女儿,妈妈单位也在抗震救灾,你也捐点,怎样?”她很爽快地掏50元零花钱交到了我的手上,这是她全部的财产。我对我女儿能有这样的表现很满意。孩子们已经拥有了很多,需要培养的是一个奉献社会的责任。

    十九岁的我们迫于生活,早早地踏足社会。十九岁的她们,我们同样可以创造机会不断给予历练。休息日,我常会带着孩子和老人一起过。为爷爷奶奶添饭、帮奶奶洗头,陪老人聊天等等,我会让孩子亲自去做,让孩子养成为长辈服务的习惯,并且乐意去做这些事。这样的引导不是做一次就够,要坚持。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为一个心智健全的好孩子,父母的潜移默化起着主导作用。

    在这个时代,如何在优越的条件下培养出正直、善良、有责任、有担当的一代年轻,是我们需要一直思考和探索的问题。

绿叶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