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外孙是看手的医生”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叫我好宝宝……仿佛童年的歌谣还萦绕在耳畔,仿佛外婆的红烧肉还香糯悠长……外婆却驾鹤仙去,永远成为了我心灵深处最美好的那份记忆。

    母亲告诉我,就在我出生前的一个小时,外婆很强势地与市某医院妇产科主任吵了一架。也正是她的那份固执,才挽救了我这个未出世的小生命。那时,医生给我人生的第一份考卷只打了7分(apger评分),触目惊人的结论是可疑脑瘫,建议放弃。但坚强的外婆拿着报告单斩钉截铁地说:“不管孩子会怎么样,是我家的孩子就要养大!”今天的我,非但不是脑瘫,拥有了一双救死扶伤的巧手,成为了一名断指再植的显微外科副主任医师。

    外婆在市一医院做了一辈子财务工作,却对医生这份职业有一种美好的期待。上学的时候,她总念叨着:“阳阳,你看做医生多好,可以帮助那么多的人,又受人尊敬。你要好好念书,争取以后念大学做医生……”。小时候家里穷,外婆怕我缺少营养,总带着好多鸡鸭肉蛋等来家里给我加菜,也就是在外婆的筷子下成就了我现在190斤的体型。小时候,总喜欢去外婆家淘宝,拿了外婆家的磁带说学习英语,出门就灌录了张国荣的歌曲。上高中时,到外婆家蹭饭总能一顿吃下二、三块大排骨,还要打包外带四、五块去学校慢慢吃。成家时,外婆特意送了一个空调给我。

    就在我大学刚毕业那年,外婆得了阿尔海默病,智力和自知力迅速减退。2003年冬天,外婆走失了,全家出动寻找她。突然在上班时接到电话,询问有没有手外科医生的外婆走失的。于是我们顺利找到了外婆,那时的她还在一个劲地跟人说他的外孙是医院看手的医生。虽然外婆您的智力明显丧失,但是还牢牢记得外孙是看手的医生……

    2013年2月7日,我带着老婆孩子去看望外婆,并留下了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合影。

    清明将至,谨以此文纪念最爱我的外婆。外婆,您一路走好!

傅 阳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