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住院总

    有这样一群人,24小时 on call,三天翻一次班;不论是病房,急诊室还是其他科室;不论是下午5点,还是凌晨3点;不论是紧急情况,还是一般会诊,都随时可能被呼。他们常常需要在信息很不充分的情况下迅速做出事关生死的重大决策:立即进行心肺复苏?需要气管插管吗?有休克吗?休克原因是什么?需要中心静脉导管吗?需要……他们是“小”医师的坚强后盾,是一本科学参考书,又是一台随时待命的抢救车,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有重病人,就出现在哪里。面对危重患者他们成竹在胸、头脑冷静、善于沟通,能够把握复杂局面,及时洞察和化解矛盾与纠纷。

    为整个科室排班也是他们的重要工作之一,他们必须对所有二线医师,住院医师、进修生、本院其他科室医师和外院培训医师都有所了解,掌握他们的工作能力和性格特点,同时照顾岗位要求,休假申请和各种突发事件。不仅如此,还要满足医院其他岗位对本科人员的需求。家大业大,工作繁杂,为了排好每个月的班,他们必须反复思忖,深思熟虑。

从本期起,我们将推出“走近住院总”栏目,让我们与这个特殊的岗位零距离地接触,去细细品味一份职业背后的酸甜苦辣。

 

1月5日   晴天

    傍晚时分,总机来电说11病区有急事,我迅速赶到11区。只见叶医生正在给7床实施胸外心脏按压,原来是今天中午查医生从急诊新收治的一名患有糖尿病、心衰等多种疾病的患者突然出现呼吸心跳骤停,而家属又刚刚离开,电话又无法联系到家属,只有先抢救要紧。我给护士下达了静推一支新三联的医嘱,此时,麻醉科的杨医生也在接到通知后迅速赶到,顺利对患者实施了气管插管。胸外心脏按压、捏皮球人工呼吸还在继续着,没到不得已的时候,我们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患者。叶医生给患者测了手指血糖,水平为7.2mmol/L。这时我突然发现,心脏监护仪显示患者的心跳开始恢复了,又有了生命迹象,我听了一下心音,居然可以听到很强的心跳声了,心肺复苏基本成功了。而此时仍然联系不上家属。于是我们找来总值班吴主任,让她帮助联系家属,打电话到患者居住地派出所帮忙寻找家属。 

    这时我得考虑后续救治工作了,虽然患者生命迹象恢复,但仍未脱离生命危险,普通病房没有条件继续后续的抢救,患者必须转入ICU,而我知道ICU今天没有床位,怎么办?我突然想起刚才在急诊室陆医生跟我说过ICU有两个病情平稳的患者可以转出,但普通病房床位紧缺,要我明天想想办法。我灵机一动,可以互相对换一下,不就都解决了吗?我把我的想法向吴主任说明了一下,吴主任表示可以试试。我迅速赶到ICU与陆医生对接,再次查看了两名生命体征平稳的患者,一名患者正在自言自语,另一名患者似乎有些木讷。我决定选择那个自言自语的患者,这个病情稳定,也更安全些。我迅速打了她家属的电话号码,说明情况,家属欣然同意,答应马上赶到医院办转科手续。一切办妥,迅速换床,ICU病情稳定的患者很快转进了11病区,重症患者也随后顺利被送进ICU。 

    回想刚才抢救的那一幕,叶医生心有余悸,深感做医生真不容易。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只要我们把工作做到位了,只要我们尽心尽力了,相信患者和家属会理解的。”

 

    后续:派出所找到了重症患者的家属,家属说因为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家属来医院后没有对患者的抢救提出任何异议,第二天下午放弃了继续抢救,从ICU将患者带回了家。而转入普通病房的患者依然在自言自语,这名患者是糖尿病患者,后来转到了内分泌科继续接受治疗。

石 易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