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乌镇

    到达乌镇的时候,天空中刚好撒下一点蒙蒙细雨,本来雨天游览是颇为扫兴的,但因为是江南古镇的缘故,一点点雨丝反而让此次的游览变得别有韵味,仿佛那撑着油纸伞的江南女子即将向你款款走来。

    走进乌镇的入口,淅淅沥沥的雨点滴落在乌镇的河流上,一根高高的立在船头的长杆映入眼帘。导游解释说,这是用于拜神的,乌镇历来以养蚕抽丝为生,为了祈祷风调雨顺,便有那精壮的船夫爬上高杆,向上天祈福。看似简陋的仪式,也饱含着乌镇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一路向东,那传说中大名鼎鼎的双桥徐徐呈现在眼前。一桥一水,一静一动,原本恬静的小镇,都随着这小桥流水活动起来。缓缓走过双桥,看着桥下的河水,这一弯小小的河流历经岁月的涤荡,历史的轮转,四季的交叠,却依然生生不息的流淌着。

    走至百床馆,座座古床精品令人叹为观止。看着眼前这一座座雕工精美的大床,特别是镇馆之宝拔步千工床,足足有三叠,每叠各有妙用。这一张张床上所加载的丰厚历史与生活内涵,远非奢华二字可以承载的。各色雕花,或求多子多福,或求生活平安,无不寄予生命以蓬勃的希望。

    走过印染坊,走过酿酒坊,一路脚步匆匆,只为尽快踏访茅盾故居,等不及瞻仰这位文坛巨匠的生活。看着茅盾故居的卧室、书房、餐厅等建筑,据说与茅盾当初居住的样子一模一样。但“故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静默的物件只能让人凭空想象这位文坛巨匠当初生活的样子。

    走过乌镇,心里一阵阵波动,不管是小桥流水,还是深巷故居,它们在自然中美丽着,也在文人笔下优雅着。乌镇人优哉游哉的生活,使我们触摸到内心那远离喧嚣的愿望。那些令人沉醉的不老风景,轻轻抚平内心的骚动,让我们的生命回归最初的恬淡。

 黄思念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