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痕迹

2013年11月1日 晴 心情指数:

    一位腹部外伤病人,被安置在“不安静”的走廊上,床旁的心电监护仪在不停地闪烁着数值警报,发出焦急的蜂鸣声,与氧气筒湿化瓶内“扑通扑通”发出的气泡声,形成病区交响乐,输液泵有条不紊地控制着输液滴速,拖线板横躺在走廊留出来的另一半并不宽敞的行道上,拦截每个快走或慢过的行人,来张扬它的存在。在病人旁边深灰不均的布局中晃动着几抹白色身影,很是扎眼。抽血、输液、推针、固定、监测……一眼望去,俨然成了一个流动监护病房。这样的情景,已经是司空见惯了,无论是白天还是深夜,总是如此的灯火通明。

    已经记不清何时开始,病区走廊也变成了病房,也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病员一览表被填的满满的不留空白,排班表上工作人员的姓名从寥寥无几、屈指可数到现在按号编排,还要挤得密密麻麻。病人数不断的增加,本就超负荷的护理工作量一再突破,从术前的准备到术后的指导和康复宣教,一系列的护理程序在不断地要求细致、完整、高效完成。

    穿上工作服,踏上工作岗位的那一刻,我们就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人,不再是松松垮垮的游戏迷、不再是娇小发嗲的大小姐、不再是匆匆而过的行人,而是肩负“减轻病痛、促进健康”之责的护理工作人员,是守护病人的战士!

    面对被病痛折磨的病人,我们并不是后知后觉,而是化作有效的工作,尽快找到解决病痛的方法和途径,以尽可能的努力来缩短被病痛折磨的时间,因为我们知道,不为就必定无所获。

    面对病人和家属的不理解,我们并不是麻木不仁,尽快安排病人检查、抽血,安抚病人配合完成治疗比什么都重要!

    面对生老病死,我们并不是冷漠无情,我们一样是血肉之躯,一样有家人,一样会被病魔夺去生命,唯一不同的是,我们比“被救助”要先完成——“去救助”!容不得我们有片刻的停留!

王菊莉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