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换我心

一直以来,紧张的医患关系似乎是医生心中永远的痛,碰到一些难缠的患者,血压都会陡然飙升。跟朋友、家人诉说,他们跟着自己一起气愤,也不能真正理解自己内心的烦恼。于是一种管理医务人员职业压力的新模式应用而生——巴林特小组。何谓“巴林特小组”?巴林特小组是由精神病学家、心理分析师米歇尔·巴林特等人于上世纪50年代在英国伦敦创建的,是一种训练全科医生处理医患关系的方法,巴林特小组源于他的名字。自己当初参加这个活动,是出于一种好奇。一群医生围坐在一起,讲述着工作中遇到的困惑和不快。具体流程一般是,一个医生先用5-10分钟介绍一个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一个医患冲突的案例。然后就是提问时间,围坐在一起的医生详细询问介绍者当时亲身经历时的感受。在介绍者一一回答之后,介绍者暂时离场,然后就是询问者之间就这件事的讨论。最后主持者总结。

以前也听过一些医患关系的讲座,也参加过一些座谈会。但像这样围坐在一起讨论医患关系的情形,还真是第一次。从最开始的好奇到现在参加完四次小组活动,开始对这种形式渐渐有所理解。这种形式更强调一种参与性,与会者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倾听者,而更像一种朋友关系,少了一些会议性质的拘谨,彼此之间多了坦率的交流。

听着介绍者讲述自己亲身经历的医患冲突,同时也回想着自己碰到类似事情,是怎样的一种心理历程。同患者的一些冲突,具体的事情或许会遗忘,但这些争吵却在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就像一个没有愈合的伤口,永远在流血。以前只能选择独自面对,而现在多了一个平台,医生之间可以坐下来好好交流一下。其实也不需要很多的建议,能够将这些烦恼彻底的倾述出来,就是一种很好的治疗。一场活动下来,介绍者得到很多的启发,讨论者也完成了自己内心的成长。

听着别人的故事,想着自己的心事。原来自己并不孤独,有这么多人面对和自己一样的困扰。或许有些困扰在当今的医疗条件下,或许还没有能力彻底得到解决。但至少我们还可以说出来,我们医生之间还可以互相扶持,互相帮助。正如巴林特小组的宣传小册子上写的:世界最美好的东西,莫过于有几个有智慧并且心地都会正直的严正朋友。四场活动下来,有些是老面孔,有些是新面孔,因为这个活动,彼此变得熟悉。也许没有这个活动,谁也不会有机会听到同事之间的心里话。但有了这个平台,放下人与人之间的设防,讲出自己的心里话,宛如朋友之间的一次茶话会,这本身也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在巴林特小组,我们讲述着人心,也赢得别人的真心。医患之殇,有你有我,我们不孤独。

■ 黄思念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