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今年过年,带着女儿回乡下住了几天,住惯了城市的女儿倒似乎比农村长大的我更适应农村的环境,除夕一回家就在田埂上横冲直撞,晚上入睡之后也格外香甜,而我却在年三十晚上失眠了。女儿正直语言爆发期,碰到什么都会喜欢问:这是什么?那是干嘛的?尤其喜欢睁着大大的眼睛,听着大人们家长里短,也会时不时冒出一句逗乐大家。初一早晨碰巧被她听见我和老公聊起现在过年年味越来越淡了,她就蹦出一句“妈妈,年味是什么?能吃吗?”着实把我们逗乐了,可又一下子让我们都有点语塞。年味是什么,道不清说不明吧。

    童年,年味是鞭炮的硫磺味,到处噼里啪啦作响的的各种鞭炮、烟花,那时候年味是一种味道也是一种声音;少年,年味是所有亲戚围着你,展望着你中考中举、高考金榜题名,一道帮你谋划着你的未来,那时候的年味是家长们帮你编织的美梦;长大之后,年味就变成了淡淡的愁,愁工作、愁柴米油盐酱醋茶、愁孩子的成长和那淡淡的乡愁。

    每代人有每代人的年味,每个家庭有每个家庭特殊的年味,每个人有每个人所梦想的年味。年味其实并没有淡,年的味道关键还是取决于你对生活的态度。

■ 沈 丹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