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骨科庄健医师 谈美国进修学习

    笔者:庄医生,你好!这是我“菊若访谈”栏目开设以来的一次特殊的访谈,感谢您在太平洋的彼岸接受我们采访。您能先给我们简单说说你在美国进修的学习和生活情况么?


    庄健:我是去年11月踏上美国的土地,眨眼已经3月有余了。很想家,也很想大家。初来美国,面对完全陌生的环境,从开始的茫然到现在的淡然,真的是一种特殊的体验。特别是语言交流,好在美国人非常热情,就算口语再差,他们也会很有耐心听你去说。三个月的摸爬滚打,也基本上能够做些简单的交流了。

    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oregon health and science university,OHSU)位于美国西北第二大城市波特兰的Marquam山上,山下就是市区的中心地带,OHSU有缆车、公交和班车与山下连通。山上不仅有大学校园和研究所的主体部分,还有很多附属医院。我所在的OHSU医院是最大的一家医院,还有两家著名的儿科医院、一所眼科中心和一家特殊的退伍军人医院。整个Marquam山上就是一个大规模医院的集群。OHSU不仅以环境优美著称,其在公共卫生、护理、骨科、心胸外科等众多领域也是久负盛名。

    笔者:我们知道上进的你一直在努力争取这样一个来之不易的进行机会,这次的访美进修,我们衷心祝愿您满载而归。你的主攻专业是什么?你觉得进修带给你的最大感触是什么?


    庄健:我来OHSU主要是进修学习关节置换,老师是Thomas W. Huff医生。Huff医生先后在纽约特种外科医院和瑞士的伯尔尼医院接受人工髋膝关节置换的专科训练,是著名的关节置换大师Scott和Ganz的学生,专业功底非常扎实,年纪轻轻个人却已经完成数千例的关节置换病例,包括许多复杂的髋膝关节置换、翻修和截骨矫形手术,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其他医院做了效果不好或者有并发症的,再来找Huff医生做翻修手术。最难得的是,Huff医生极富个人修养,待患者、同事和学生都是彬彬有礼,态度真诚,没有丝毫架子。在经过第一个月的磨合之后,我向Huff医生提出上台参加手术,当时内心忐忑,怕遭到拒绝。因为我没有美国的医师执业证书,照理不能上台手术。没想到Huff医生很爽快地同意了。此后,我每周一到三,雷打不动跟着Huff医生手术,周四门诊。每天手术结束,再晚再累他都要坚持术后第一时间探视患者和家属。对于一些特殊病例,他总是尽量满足患者的要求,手术方案设计上充分考虑患者的个性化要求,不惜为此付出大量额外的劳动!

    在OHSU学习髋膝置换的主要体会在于感触到国外专业技术很规范,无论是医疗还是护理和术后康复,都已经形成了很成熟的技术体系,每一个环节做的都很到位。一台手术从开始准备到顺利完成,如行云流水,衔接流畅。医生的培训严格而专业,对技术的掌握就像是程序化的操作,充满了自信,也让患者感到信赖。在这里,我看到培训第5年的住院医生,专业非常扎实,对疾病的诊断治疗包括手术,都非常娴熟。患者也有很好的医疗基础知识,对医生的建议和讲解很容易理解并建立信任的关系。专业的护理和辅助工作人员,由于分工很细致,就像生产流水线上的各个环节,让生产的每一个步骤都走得有条不紊,精确而高效。正是这些多因素的集合,使得关节置换这一在国内被认为是灾难性的大手术在美国成为一种类似于安装假牙的普遍现象。


    笔者:最近国内又发生了好几期“暴力”事件,在美国,你体验的医患关系是什么样的?


    庄健:首先,要声明的是,美国那么好的医患关系是建立在相互信任,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的,关键一点,美国的医疗保险覆盖周全,病人不用担心付费的问题。

    来了半年,总体感觉美国医患关系非常融洽,充分体现了尊重的价值。病人完全把医生当作了上帝看待,绝对尊重医生的意见和建议。我们国内常见的吵闹,甚至侮辱,在这里根本不可能的。除了尊重,还是尊重。病人也没有那种过分的要求,看病不管结果如何,都听医生的。

    同时,医生也充分尊重病人的权利,维护病人的利益。所有的医疗措施,在符合医疗保险的情况下,都是以病人为主。所有医护人员对病人都充满耐心。治疗的每个环节都充分考虑了病人的安全,舒适度,以及隐私。

    当然,也不排除有医疗事故,那样也不怕,因为有保险公司支付,双方都可以有律师代理。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