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去哪了 急诊人的故事2

时间都去哪儿了,在不尽的数据中……

龙猫巡视好监护室的病人,来到办公室想继续完成的病史时,突然一阵“惨叫”从办公室的角落窜出。

龙猫带着抽筋的脸庞,看向那个角落,原来可怜的老马还在与那些需要统计传报的数据战斗着。

或许,在很多非医疗人员看来,医生么,只是看病的人,也只需要看好病人的毛病就行了。说实在的,多少医生护士也都是如此的企盼的。然而,除了医疗工作,还有不断的、无数的和医疗“相关”的事情,譬如数据、譬如传报。一些被需要的数字、病例,它们的记录、统计、上传,于是也都是医疗工作者的责任了。

于是,负责这一方面的老马,每隔一段时间,天天在下班之后,继续着与数据的战斗。无奈与无味、劳累与烦躁、想念家人和甩不掉的事情,铸就了监护室办公室时不常的“悲惨怒吼”。

“老马,快回去吧。”龙猫乏力的劝道。

“啊……还没好啊……”

时间都去哪儿了,在支援奉献里……

熊猫上着五九班,对,五点到九点的加班。

对面坐着六十班,对,六点到十点的加班。

六十班忽道:“熊猫同学,家中有事,九点之后可否帮忙一下。”

哎,可怜我等,谁能没个事情呢。熊猫挥挥爪子,去吧。拎起手机,汇报夫人,同事有事,再顶半个时辰。恩准。

中班(五点到零点的班)蟹哥坐下,言到,家中有事,零点下班之后尚需远途奔袭,劝慰之,再嘱小心开车,一个中班很是劳累,半夜零点,还要开很远的路途,更是辛苦。

十点,熊猫拔臀离凳,向蟹哥交班,准备回家。

电话响起,不是熊猫,而是蟹哥。蟹哥听之,面色忽变。放下电话,未尝言语,熊猫挥爪,明白,去吧,路上小心……

熊猫再拎电话,汇报夫人,再再一个时辰,夫人道:“你不会十二点再打来说明早回来吧!”

“这……可不好说……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