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去哪了 急诊人的故事3

时间都去哪儿了,在两难的选择中牺牲了

好久没有见到三文鱼了,原因无他,回家生小三文鱼去了,这次见到,不免唠唠孩子。

“有娃的照片不,拎出来瞅瞅。”

看着虎头虎脑的小三文鱼,不禁点赞了。突然发现背景似乎不是这里。

“带娃回过老家啦?”

“哪儿啊,是被扔回老家了,老人在老家带。”

“你这才几个月啊,你不心疼啊!”

三文鱼面色黯然,“怎么可能不心疼呢,但是我们两个都要翻班值班,老人又不在身边,怎么照顾孩子啊。”

三文鱼老公也是医生,医生,总逃不过值班的命啊,双医生或医护结合的家庭,总是无法照顾家里的。而像三文鱼这样的新上海家庭,更是背负着更多的牺牲和无奈。

“最近抽空回去看过一次,他看见我居然哭了……”三文鱼喃喃道。

唉,时间都去哪儿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

熊猫急吼吼冲进值班房,准备倒水上岗,一旦开工,能有个喝水时间不错了,所以准备工作要做好。

忽见猩爷端坐桌前,啃着饼干。

“这就是你的晚饭?”

猩爷点头。

“你个货,干啥不吃点饭去。”

猩爷一脸郁闷,“上个中班,五点得接班,家里吃好出来,三点多就得吃了,靠,四点都没到谁吃得下晚饭?那是点心吧。”

啥?晚点吃?晚上的急诊不输赶集的架势,连喝口水有时都没时间,更何况吃顿饭。

于是几乎所有的医生护士胃都不怎么好,一边是对着病人健康教育——要饮

食规律哦;一边不规律的饮食破坏着自己的胃和身体。

好吧,我们错了,可是,我们的时间去哪儿了?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