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阿姐战高温

金敏,急诊的老阿姐,我们医院急诊科真正的开“科”元老,姐常自诩“老阿姐”,当然事实也是如此,我等小辈常受姐教导,受益匪浅。但是,老阿姐可并不老哦,如果你来到急诊,看到一个“风姿绰约”的漂亮医生,那就是姐。

姐最强大的地方,一是经验,二是“阳”。啥是“阳”,就是“不霉”。

好吧,医生护士们可能都笑了,其他的,还没反应过来。请允许我解释一下——毕竟我们的报纸还面对非医疗卫生群体——在临床一线工作的人们,最喜欢给别人打的标签是“阳”和“霉”,一个“阳”的医生就是很少碰到麻烦事,坐诊时病人也不多的状态。相对的,“霉”,你懂得。这在医患矛盾很激化的当下,很多医疗工作者便是迷“阳”而惧“霉”的,这是无奈的。

扯远了,回到正题,我们的老阿姐吧,一向很“阳”,可是,这个高温天,居然也坑了她一回。

那一天,姐迈着飘逸的步伐、带着浓重的鼻音,半夜子时来接班了——哦,姐感冒了。迎接她的是一屋子的人,以及诊疗室内污浊的空气。中班拖着沉重的步伐和疲惫的背影赶快闪了,请原谅中班到点下班吧,因为在如此劳累之时,继续加班加点是对任何一方的不负责任。

姐气定神闲,执笔如飞,细致询问,仔细思考,不停的对患者精心诊疗。突然,有家属发现姐感冒了,诧异说道:

“医生居然也生病了!”

不奇怪,因为我们已经碰到太多类似的疑问,似乎在大众心中,医生就不应该生病,哈哈,难道医生是非人类?就是块铁疙瘩也有生锈的时候吧。似乎这也在侧面告诉我们,社会把医疗人员太非人化了——赞美时,不是人,是神;污蔑时,不是人,是……

啊,不好意思,又跑题了,今天有点不在状态,呵呵,继续俺们金姐的故事。

姐无奈地抬头道:“医生也是普通人啊,不是铁人、不是超人。”

姐看着一个又一个发烧的、肚子痛的、头晕的……,这个高温天还真是猛烈,同志们,享受生活也要保重身体,贪图空调啦、贪图美食啦、熬夜斗麻斗牌啦。过度的享受总会带来相应的损失,生活应当还是平淡些好。

晕,又差点跑远了。

当姐忙碌不停时,电话机响了。护士无奈的声音在那头响起:“过来吧,吃药的!”

天热人燥,你急我气,一言不合,斗嘴撒泼,心情不好,举头喝药。吵架归金敏,急诊的老阿姐,我们医院急诊科真正的开“科”元老,姐常自诩“老阿姐”,当然事实也是如此,我等小辈常受姐教导,受益匪浅。但是,老阿姐可并不老哦,如果你来到急诊,看到一个“风姿绰约”的漂亮医生,那就是姐。

姐最强大的地方,一是经验,二是“阳”。啥是“阳”,就是“不霉”。

好吧,医生护士们可能都笑了,其他的,还没反应过来。请允许我解释一下——毕竟我们的报纸还面对非医疗卫生群体——在临床一线工作的人们,最喜欢给别人打的标签是“阳”和“霉”,一个“阳”的医生就是很少碰到麻烦事,坐诊时病人也不多的状态。相对的,“霉”,你懂得。这在医患矛盾很激化的当下,很多医疗工作者便是迷“阳”而惧“霉”的,这是无奈的。

扯远了,回到正题,我们的老阿姐吧,一向很“阳”,可是,这个高温天,居然也坑了她一回。

那一天,姐迈着飘逸的步伐、带着浓重的鼻音,半夜子时来接班了——哦,姐感冒了。迎接她的是一屋子的人,以及诊疗室内污浊的空气。中班拖着沉重的步伐和疲惫的背影赶快闪了,请原谅中班到点下班吧,因为在如此劳累之时,继续加班加点是对任何一方的不负责任。

姐气定神闲,执笔如飞,细致询问,仔细思考,不停的对患者精心诊疗。突然,有家属发现姐感冒了,诧异说道:

“医生居然也生病了!”

不奇怪,因为我们已经碰到太多类似的疑问,似乎在大众心中,医生就不应该生病,哈哈,难道医生是非人类?就是块铁疙瘩也有生锈的时候吧。似乎这也在侧面告诉我们,社会把医疗人员太非人化了——赞美时,不是人,是神;污蔑时,不是人,是……

啊,不好意思,又跑题了,今天有点不在状态,呵呵,继续俺们金姐的故事。

姐无奈地抬头道:“医生也是普通人啊,不是铁人、不是超人。”

姐看着一个又一个发烧的、肚子痛的、头晕的……,这个高温天还真是猛烈,同志们,享受生活也要保重身体,贪图空调啦、贪图美食啦、熬夜斗麻斗牌啦。过度的享受总会带来相应的损失,生活应当还是平淡些好。

晕,又差点跑远了。

当姐忙碌不停时,电话机响了。护士无奈的声音在那头响起:“过来吧,吃药的!”

天热人燥,你急我气,一言不合,斗嘴撒泼,心情不好,举头喝药。吵架归吵架,救人当首先。谈话洗胃,检查补液,熟练操作,快速有序。只是无奈,这个刚好,那边又来,像是中风,人不清楚,呼吸浅弱,危在旦夕。好吧,姐一边熟练地插上管子,一边询问病史,保住了呼吸,完善了检查,明确了诊断,收去了病房。

继续坐诊,看病人!

不知不觉间,天已大亮,虫鸣鸟啼,一夜归去。

当接班之时,才发现姐一个夜班居然看了平常三倍之数,着实佩服的紧,不愧急诊老阿姐!

吵架,救人当首先。谈话洗胃,检查补液,熟练操作,快速有序。只是无奈,这个刚好,那边又来,像是中风,人不清楚,呼吸浅弱,危在旦夕。好吧,姐一边熟练地插上管子,一边询问病史,保住了呼吸,完善了检查,明确了诊断,收去了病房。

继续坐诊,看病人!

不知不觉间,天已大亮,虫鸣鸟啼,一夜归去。

当接班之时,才发现姐一个夜班居然看了平常三倍之数,着实佩服的紧,不愧急诊老阿姐!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