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幸福叫付出

“同心?共铸中国心”大型公益活动是由中央统战部统一协调,国内爱心企业捐助实施的一项医疗公益活动。众多医疗专家和爱心人士积极参与,对我国“老少边穷”地区以心脑血管疾病为核心的多种病患者开展了免费的医疗救治,同时还进行了调研培训、健康宣传、爱心捐赠等一系列惠及百姓的公益活动,为当地群众防病治病,普及医学常识,特别是帮助贫困家庭摆脱重大疾病的困扰做出了积极贡献。截至目前,我院共有2位医生作为志愿者参与此了项慈善义诊活动。2013年,上海首次参加此项慈善义诊活动,我院心内科洪斌主任医师作为18名上海志愿者之一远赴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开展义诊活动。近期,神经内科的吴卫文主任医师也圆满了完成了此项慈善任务。

吴卫文 

主任医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从事内科临床、教学和科研20多年,对神经内科常见病、多发病及疑难病的诊治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尤其擅长脑血管疾病、认知功能障碍及各种神经症的诊治。曾获区科协第十届优秀科技论文赛一等奖及多项区科技进步奖等。

云南迪庆我们来啦

迪庆,云南唯一的藏族自治州,位于滇、川、藏三省区结合部,是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的腹心区,一个藏语意为“吉祥如意的地方”。这里有高山大川,空旷的原野,纯净如洗的蓝天,高峻肃穆的雪山,幽深浩瀚的湖泊,这里就是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里描述的世人向往的世外桃源,然而这片神奇而美丽的土地,却是国家级贫困地区,由于交通不便,卫生基础设施差,医务人员匮乏,专业人员的技术水平较低,这里的老百姓享受不到良好的卫生保健和医疗服务。2014年“同心?共铸中国心”大型公益活动来到了这里,来自北京和上海各大医院的医务志愿者和社会爱心人士450名多人,奔赴迪庆藏族自治州三个县的乡镇农村和牧区开展义诊、带教等活动,在雪山脚下留下大爱的足迹。

言传身教 行医与育人并举

完成了奔子栏乡的两天义诊,我们又驱车4个小时赶赴下一义诊点德钦县城。一路上美丽的雪山,茂密的原始森林,散落在山间古朴、宁静的田园村庄如一幅幅美妙绝伦的图画,让我们忘却了两天来的疲劳和辛苦。德钦县城,海拔约3400米,一下车,大家还是有不同程度的头胀胸闷等高原反应。抵达县城第二天,在德钦县人民医院又开始了义诊,淅淅沥沥地的小雨下了整整一天,但丝毫挡不住老百姓前来就诊的热情,就诊台前一直人流不断,我们仍是热情地解答就诊者提出的各种问题,细致地开展各项检查和诊断。陪同我的藏语翻译叫七斤卓玛,是一名刚工作四年的年轻内科医生,非常好学,由于当地缺少医生,她一直也没有机会去大医院进修学习,我们的到来,对她来说是一次非常难得的学习机会。我耐心解答了她临床工作中碰到的一些问题,并就几天义诊过程中当地一些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经验分享给她,她留下了我的微信,希望能通过我了解一些国内外诊治新技术新进展,能时时解答她临床工作中碰到的疑问,面对这样一位好学的藏族妹妹,我当然是责无旁贷的,也希望她将来有机会到上海,到我们医院来学习进修。

我们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作为上海地区的十四名医务志愿者之一,来到迪庆的第二天,我与来自北京的十多位同行及社会志愿者组成的医疗小分队就从州府所在地香格里拉出发,乘车翻山越岭前往偏远的德钦县奔子栏乡开展医疗服务。奔子栏乡所处海拔不到2000米,没有高原反应,但天气炎热,由于受到去年八月的地震影响,重建尚未完成,当地很多老百姓还住在帐篷内,生活极为不便。到达驻地后的第二天,不到八点,我们小分队就来到了义诊点-奔子栏乡卫生院。医院大门口和院子里早已挤满扶老携幼的藏族同胞,负责发号的大学生小彭被挤得东倒西歪,很快就被淹没在人群中,不得已他爬上桌子拿起喇叭,院长也请来派出所的民警帮忙维持秩序。叫号、分诊、看病、发药、答疑……,小分队每个人各就各位、各司其职,投入了紧张的工作。由于语言不通,交流困难,还要尽量把病情问清、把医嘱说清楚,每看一个病人耗费的时间要比平时多一倍不止。小分队中仅我一人为神经内科医生,我所接触的病人大部分为头痛,很多因为高血压所致,因地处高原,并喜肉食,血压往往居高不下,由于缺乏医学知识,交通不便,很多藏民往往胡乱吃各种止痛片,多者一天要服用7-8片,所以这里胃痛病人也很多,这样的状况让我很是吃惊,这里的老百姓看病真是不易啊。能在家门口享受到来自北京、上海的专家服务,对他们来说是真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他们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问,替自己问,也替没能来的家人问,看着他们那急切、期待、充满信任的眼神,尽管已口干舌燥,体乏精疲,我还是耐心细致地为他们解答病情、解释服药方法、关照注意事项。考虑到很多藏民是一早赶了好几小时的路从山上下来,所以中午大家都急急地扒了几口饭后又开始了下午的义诊。至下午五点结束,第一天整个小分队就诊病人650人次左右,医生们都累得昏昏沉沉。但我们也感受到了这里的老百姓对我们的热情和欢迎。

藏族小伙迈出了中风后的第一步

第二天,乡卫生院里依旧人头攒动,一传十,十传百,藏民们都结伴而来,志愿者们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上午十二点,义诊刚结束,我和北京来的另外三位专家被安排上山去藏民家巡诊。在匆匆吃过午饭后,我们没顾上歇息,带上爱心包裹、慰问品和药品就出发了。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国道,车子一转进入了一条仅容一车通行的石子山路,车身瞬间开始颠簸起来,几经盘旋之后,车里的人都已颠得昏昏沉沉,山高沟深路窄,我也已无暇顾及山野风光,双眼紧闭,两手紧紧抓着前方座位,还好,开车的藏族小伙有着十多年的山路行驶的经验,一路上不时说着一些藏区的风土人情,稍稍缓解了我们紧张不安的情绪。我们要去的村叫书松村,听陪同我们前往的村支书介绍,村里人口1500人左右,以藏民为主,分散在十三个自然村。我们要走访的病人巴桑次里,32岁,曾是个木匠,会开拖拉机,是家里的顶梁柱,去年因高血压脑出血致半身瘫痪,长期卧床,丧失劳动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当我们带着油、米等生活用品踏进平顶狭窗的房子,顿觉屋内光线混暗,隐约屋子中间的木地板上躺着一个人,30度的天气还盖着棉被,旁边放着一只碗,碗内应该是中午吃剩的半块饼。我们的到来让这位小伙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中风言语也表达不清,他的母亲和邻居们闻讯赶到了家里,看着我们带去的生活用品和我们几个人捐的钱,老人眼圈红了,一时语塞,不知说些什么,只是不停地晃动着我们的手。我给巴桑次里作了详细的体检,由于缺乏即时的康复治疗,他的右侧肢体已有些僵硬,但还是能达到生活自理,当我告诉他有很大的希望能够自食其力时,呆滞的目光顿时有了生机。在我们的鼓励和搀扶下,他迈出了中风后的第一步,那孩童般灿烂的笑容让我至今难忘。

感悟四天的义诊活动在紧张忙碌中结束了,藏族同胞们献上洁白的哈达,跳起欢快的歌舞,以表达他们最诚挚的感谢。我们将各自踏上回家的路,临别之际大家竟都有些依依不舍,这真是一次难忘的经历,这也是一次幸福的体验。我们的脸黑了,声音哑了,身体疲了,然而,我们的心却充实了,收获的是满满的幸福。我们相约,在公益活动的路上,我们会再次相遇。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