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医者的心声

心声一:

我是一名普通的退休内科医生,毕业于南京医学院医疗系,今年63岁。从医34年,“救死扶伤”的神圣职责永远铭记在我的心里。下面谈谈我从医生涯的一些感触。

感触一:患者的康复是对我们辛苦付出的最大回报

在88—89年期间,青浦伤寒大流行,伤寒病区。我被安排去传染病院是的伤寒病区工作。在那里,好多病人持续高热在40℃上下,还有并发心肌炎病人,任务十分艰巨,不时还要应对突发状况。记得那是12月份的一个深夜,有一肠道大出血的病人需要会诊,我扔下电话,骑着单车,冒着严寒立即赶到病区,经过紧急处理待病人病情稳定之后,才返回家,这时已凌晨4点多。我们医治的数百伤寒病人中,无一例死亡,这是对我们辛苦付出的最大回报,再苦再累也值得。

感触二:正确的诊断才会有明确的疗效

一个十四岁的女孩突然昏迷,又无发热,平时身体健康,无心脏病史,诊断为病毒性脑膜炎又缺乏依据。经过详细追问病史,女孩当天下午赤脚在用过农药的稻田里捕捉龙虾2—3个小时,在复查双侧瞳孔缩小,急查血胆碱酯酶为“0”。诊断才明确吸收性有机磷中毒。马上用阿托品,解磷定治疗后,病人神智清醒,面色改善。

感触三:治病救人是我们的职责

在院部总值班时,碰到一个被三条船挤压头颅急需外科救治的船民。当时,家属只有一人,电梯又未开,我于是和家属两人,抬着担架把病人从底楼搬到六楼外科手术室,直到向外科值班医师交接病情后我才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

心声二:

大家都知道“医生”两字是一个很平凡的称呼。“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但是,“医生”两个字对我来说,是一个终生追求的愿望。

我从小出生在江苏宜兴,父母原来都是农村中的贫困农民,当时在我们居住的乡下,既没有医院也没有医生,因此,许多通过医治可以继续活下去的百姓因得不到医治而离开我们。因此我从小便立志长大后一定要做个医生。42年工作经历中,我做过卫生督查,医学检验,卫校老师,皮肤科医师等工作。几十年还不断利用空余时间为广大皮肤病病人义务服务。也许会有人问你,你为病人治病不收病人诊费,那么你的义诊目的是什么那?我的回答是除了不忘记党培养我之外,我深感现在仍然会有很多需要我们医生的病人在等待着我们。为此我虽然已经退休,但只要有病人前来就诊,我都会尽心尽力的帮助别人。

时至今日,我已经义诊了近万余人次。现在我虽然已82岁高龄,但是,我已下定决心,要在今后的岁月里,仍然要尽最大的努力继续为广大人民的健康服务,为广大人民造福,这就是我的医学情怀。

心声三:

我是怎么走上学医之路的,我从未想过,也许这只是一种“缘”吧。上海解放初期,我参加了高考,却阴差阳错地进入了上海医学院。那时,只好抱着组织“要我学啥我就去吧”的心情踏上了学医之路。54年安徽省洪水泛滥,我随老师赴芜湖参加救灾医疗队,在老师的“逼迫”和自己的努力中,我第一次学会了气管切开术,从此也渐渐对医学有了热情。我深感学医能救人,这是一种天赐的缘分,这是组织赋予我的一种光荣使命,那我就在医学的道路上有一份光就发一份热吧,因此直到退休,我依然永记自己的初心——“有一份光就发一份热”。于是我参加了社区的服务活动、青浦高级知识分子的退休协会义务活动……当我看到服务对象一张张微笑的脸庞,一句句感谢的话语时,我的内心骄傲而自豪。我知道无论我身在何处,无论我心在何时,我心依旧。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