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功课

“太奶奶生病了,我们去看望她吧。”一个周末,我们一家三口去乡下看望尾骶骨骨折而卧床休息的奶奶。走进老屋,奶奶平躺着,大姑姑正陪着她话家常,看到我们来,就去张罗洗衣服做饭了。陆续的,其他的几个孙子、外孙女拖家带口都来了。孩子们进来看过太奶奶后,都到院子里菜园里去玩耍,而孙子、孙媳就负责陪奶奶说说话。

“阿国啊,奶奶不知道还能走路哇,你看呀,我腿上都没肉了,这个脚筋牵紧了,伸不直喽……”“奶奶,医生说了,躺3个月后,你还能站起来走路的,你别着急呀,现在是养伤的重要时间……”边说便抚摸着奶奶的小腿,“腿上的肉比上次看望你时壮一点了……”看着奶奶枯瘪无力的腿,我心中暗叹,八十多岁的奶奶平时就运动量小,这下一躺3个月,平时吃又总是省着一口,大家又都在城区里居住,只有周末、放假才会回来看看她,怎么来帮助她改善她下肢的废用性肌肉萎缩呢?这轻轻的抚摸可没有用!我正想吱声,突然感觉到此时并不适合我来打断——奶奶仍在絮絮叨叨着,但她的眼看着孙子,一边也摸着他的手臂,眼眶里有点湿,声音里有点着急和委屈。我收住了自己的话,这时候并不是打断的时机。孙子听奶奶倾诉,孙子抚摸着奶奶忧心的腿,虽然这些对身体症状的治疗没有任何作用,然而这些是奶奶当下心理上需要的。虽然这抚摸没有专业的按摩和帮助她做些合适的被动性运动有用,但是抚摸对于心理无疑是一种具有治疗意义的行为。

我继续听着他们的倾诉和安慰,没有不耐烦地离开,而是继续陪伴着。片刻后,小姑姑进来起了其他的话头,说起医生的医嘱时,我借机鼓励奶奶要改善营养,每天坚持喝子女孙辈们买来的牛奶,消化允许的情况下多吃点肉类,告诉她必须多翻身预防褥疮,还有平躺着可以力所能及做些抬腿踩水动作的功能锻炼,也可以让爷爷做些按摩的动作帮助缓解关节挛缩的疼痛不适,或者托着腿做些抬腿弯曲的动作,最主要是放宽心,再过1个多月就可以慢慢下地走了。看着奶奶渐渐放松了的神情,我摸摸奶奶苍白的头发,“奶奶,等过几个月下地走路了,还像以前那样到灶头烧饭给爷爷吃,也能到院子前的鸡笼喂喂鸡鸭,别再去河边啦,有事叫儿子孙子帮帮你啊。”奶奶连声答应着。

这个周末,对奶奶来说,平时过节才能来看望她和爷爷的孙辈们都来了,陪她说说话,热闹的气氛仿佛让她的伤痛也好了一大半。而我,也做了一次爱的功课。作为医生,除了专业知识,本身作为人性的角色也应该对治疗具有促进作用,如果缺少尊重和关爱,那么,对治疗也许反而带来消减甚至副作用。

■ 邹佩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