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当初夏有了第一抹亮绿的时候,她来到了中山医院青浦分院病理科,这是一个全新的工作环境。然而她并没有太多对任何事物趋之若鹜的新鲜、兴奋,她已过了激情的年岁。对,她已不再年轻,是一个5岁孩子的母亲,本该可以沿着岁月之河顺流而下,然而在爱人的“唆使”下也跟随着来到了青浦。她也明白,这未尝不是人生的黄金时光?尽管有一条残疾的腿,世界却从未倾斜,何不让它走得更远些?去一些地方,认识一些人,读一些书,做一些事,不正是自己认为最好的生命状态吗?她就是卢葵。

初到科室,她积极适应并做好角色的转换。渐渐熟络以后,她发现面对如此大的工作量,周围的同事皆有条不紊,工作效率很高,像一辆辆高铁,而她顶多就像一辆普快。“要加速度啊”她在心里暗暗说到。

过了几个月,她有一个到中山总院进修的机会,弥足珍贵,她倍加珍惜。病理学博大精深,学海无涯,更何况现在学的算是一个全新的项目,与她曾经的专业方向有些不同。中山带教的老师或严肃或率性,但都宽厚仁慈且各有千秋,她对她们心存感激。从她们的言传身教中她汲取知识的养分,她像一张白纸可以尽情描绘。跟随着老师,她勤动手勤动脑多做事,不断充实自己。青浦离市区较远,她只好每天早出晚归,披星戴月。“坚持”——她告诉自己。

半年以后,她回来开始独立完成一些工作。她印象最深的是独立完成科室第一例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虽然进修时操作过,但当她真的独立操作时,还是顿生少许怯意,心跳较快,面部潮红。当时肿块负压大,为了抽吸更多的细胞量,她使出了吃奶的劲,甚至感觉到指头失去知觉有些麻木。天气闷热,她早已汗流浃背。这真是一个体力和能力的综合考验。终于圆满完成,她展露笑容。此后,科室陆续开展多例该项检查。这样的“苦差事”,她“大刀阔斧”地干了起来。很长一段时间,她经常“泡”在科室,周末也休而不息,苦练内功。“不在科室就在家里,不在家里就在科室,如果既不在科室也不在家里,那么一定在科室和家里的路上”。时光可以流逝,梦想从未老去。她明白有些飘渺的东西不是她所能抓住的,只有这一天一天实实在在的当下是她可以看到并把握的。

这方面在做加法,其他的就只能做减法了。她每天素面朝天,把自己收拾得质朴大方,精神抖擞。周末节假日足不出“沪”,没时间带孩子出去旅游,走不开,就多看看书吧,让书籍带他们走。

来青医两年时间了,点点滴滴,每一件事情哪怕是每日的朝霞变幻于她也绝不是平白无故的,它那样强烈的改变着她的心性,巩固了她的思想和情感,是日益丰富的经验,是一座内心的信仰和理性的大厦的落成。如今,工作生活皆较前从容,湮没在人群中她仍旧是那么普通的一个。

■ 黄思念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