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艺术

——说明白话,做明白事

拿着手上厚厚一摞《大众医学》杂志,真心感谢黄主编的厚爱。看着一个个醒目的标题,比如说“胖肝”最脆弱,停经用药孩子“留”还是“流”,一个个我们平日里老生常谈的话题,到了这里却以如此醒目的标签登场,真真是吸引眼球。

不由得想起日常工作中,医生与病人之间的谈话。迷茫的病人抛出一个个问题,比如这是啥病?该怎样治疗?效果如何?有医生会耐着性子解释,引经据典,洋洋洒洒几千言,却换不来病人一个心神领会的小眼神,原因无他,唯太过专业也。而翻开《大众医学》,始觉原来专业的话语也可以如此亲民。就像与病人的谈话,病人有的时候并不想知道这个病的“前世今生”,他们想听到的是一种通俗易懂的语言来讲述自己得了啥病。

说来惭愧,作为病理医生的自己,经常纠结于如何跟病人解释免疫组化是啥检查。每次自己费力巴拉的讲完免疫组化的整个检验流程后,病人的反应如同听天书。一日听到一老教授这样跟病人解释:免疫组化就是用药水来检测是不是癌,因为药水很贵,所以收费很高。然后病人一副我了解的表情。见此情景,自己为之倾倒,原来医学言语也可是这样的。

或许这就是语言的艺术,医患沟通的精髓就在于说明白话,做明白事。收起高深的学术语言,我们要的是通俗易懂。当真将医学语言的通俗易懂做到极致,而这也会是自己今后学习的方向。医学需要了解,医患需要沟通,而这利器在我们手中——艺术化的语言。

■ 黄思念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