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山镇结对重建医疗日记(二十九)

   8月17日

    每个人都有牵挂,我们这些在四川参加结对重建的医疗队员们有更多的牵挂:家人、朋友、单位同事……,但我们牵挂最多的还是灾区那些在地震中受伤的人们。那个不愿说话的小朋友,那个地震中受伤后7天才找到父母的小朋友,那个多发性骨折而躺在床上的老大爷,那个骨盆骨折而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我们都深深地牵挂着。

星期五,巡诊的日子到来了,我们可以去巡视那些我们一直牵挂着的伤员。第一个巡诊的就是那个不肯说话的小朋友。小朋友家很难找,她的家搬了几次(在亲戚家借住),在村卫生员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找到了她的暂住地。小朋友随同奶奶赶集去了,小朋友的亲戚得知我们的来意后很热情地接待我们,并急忙上街去寻找,30分钟后小朋友随同奶奶一起回来了。我们先给她检查了头部的外伤,看来已完全愈合,但是留下了一块疤痕。我抱起小女孩问她:“到哪里去了?”小女孩轻声地说:“上街了,奶奶给了我一块钱。”看着小女孩一会儿跑到小狗旁,叫着小狗的名字;一会儿跟着小姐姐东跑西跑;一会儿又要骑自行车;那活泼的举动和开心的笑脸让我们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来了——小朋友似乎没有心理问题了。我们担心的事不会发生了,地震的瞬间也许被忘记了,尽管我们很想知道当时的一切,但我们不愿去开启那段尘封的记忆,包括她的家人,看着小朋友开心的笑容,我们满意地与她们告别。

巡诊车无法驶入老大爷的家,我们只能步行,走了约20分钟,前面狭小的路被一辆小三轮堵住了,我们只得紧紧贴着车,拉着车箱荡过去。胆大的先荡过去,过了以后站在对面,伸出手一个一个把队员拉过去,终于安然通过。又走了一段小路,大爷家到了,他躺在床上,我们仔细进行了检查,伤势恢复得不错,但要加强功能锻炼,我们做了示范,又不断地叮嘱。返回的路仍然被堵着,惊险的过路方法又重复了一次。虽然有人被檫伤,但没有人抱怨,没有人叫苦,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老大爷家我们来过多次,每次都带着牵挂来,带着牵挂走,这次我们依然牵挂着。

牵挂是一种责任,是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是我们对灾区人民的情与爱。我们在四川的每一天都在牵挂着,我们愿意“享受”这种牵挂。

              写自青浦区结对重建医疗队  金福妹护士长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