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简单的心 做不简单的事——中山医院青浦分院王菊莉先进事迹

在我们中山青浦分院外科,有这样一位护士,从事护理工作十七载,年轻的脸庞依旧,服务的患者无数。这名年轻的“资深”护士,面对繁忙而琐碎的护理工作,她从来没有一句怨言,做事积极主动,不嫌脏不怕累,什么都愿意干,精心呵护着每一位患者,如绣女抽丝,一点点减轻他们的病痛;亦如一剂良药,带来医治和安慰。

她就是同事和患者口中被亲切唤作“菊子”的姑娘王菊莉,一个很简单的女孩,对人对事都简单纯粹。她的故事有很多,她的经历也有很多,所以说简单也不简单,让我带着大家一起来走近她。

无法选择患者,但能选择尽力

作为一名血管外科的专科护士,王菊丽必须面对诸多下肢动脉闭塞的患者。这类病人病程长,脾气难免暴躁,他们通常肢体坏疽,发出一股股恶臭。来自白鹤镇的陈阿姨是位“糖友”,得了“糖尿病足”,脚趾发黑坏疽,一边流出黑褐色液体,一边发出难闻的气味,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子女们纷纷掩鼻而逃。刚开始陈阿姨很不配合,经常脾气暴躁,恶言相向。王菊丽不急不躁,每天准时耐心地给她换药,手很轻很熟练,没有一丝一毫地避让,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有像艺术家面对一件作品般的专注。陈阿姨被彻底感动了,经过几个月的精心护理,伤口渐渐愈合。老人出院临走时紧紧握住菊子的手,依依不舍,问道:“当初你怎么就愿意护理我那'万人嫌'的脚呢?”菊子莞尔一笑“这就是我的工作,尽力而为”!

还有一位来自青东农场的老者,没有子女也没有亲人。他在我院做了胆囊手术后,由于长期营养不良且年岁较大,全身浮肿血管看不见无法输液,经过会诊认为只好在B超引导下静脉穿刺,难度较大。王菊丽一马当先勇挑重担,她多方沟通精心准备,终于顺利穿刺成功。善良而心细的她还给老人送来吃的、用的,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老人亲切地跟着大家一起称呼她“菊子”。虽然最后老人还是走了,但是他是在微笑中走的,在生命的烛光逐渐熄灭时,菊子和她的护士姐妹们无微不至的护理和关爱默默慰藉着这颗曾经饱经风霜的心灵。

生死考验面前,依然义无反顾

要说她的经历,除了每天病房里的点滴故事外,还有很多精彩。当然,虽说回头看来是精彩,但在当时,或许更多的是困难与危险。还是那颗简单的心,让她简简单单做了选择,义无反顾之后,做了一些不简单的事。

遥想2003年“非典”突袭,人心惶惶。无数生命岌岌可危,情况紧急刻不容缓,王菊莉第一时间义无反顾主动报名参加临时组建的抗击“非典”救治小组,赶赴那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在那个封闭的隔离医院,她每天穿着厚厚的隔离服,瘦弱的身躯经常汗流浃背,但她一刻也不敢怠慢,从来也没停下忙碌,审时度势密切注视着患者的病情变化。心有蛇杖,手捧蜡烛,她化身为南丁格尔,肩承神圣使命与责任,她和其他同事共同奋斗,直到解除禁令。

2008年汶川大地震,王菊莉看到电视上那悲壮的一幕幕再也不能淡定。她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毅然决然报名,要求到地震前线去救死扶伤。“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医院组织的医护救援部队迅速赶赴灾区,她如愿以偿前往。而这一走,也带走了家人深深的牵挂和担忧。此时,汶川余震不断,随时可能有意外情况发生。她已无暇顾及这一切,立刻投入战斗状态。尽管她是个身经百战的护士,但看到受地震肆虐的大地,那些受伤和死亡的人们,她感到痛心极了。她必须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帮助解救尽量多的人。白天她顾不上喝水吃饭,累得连腰也直不起来;晚上和衣而睡,风餐露宿,这名铁打的“女汉子”表现得格外英勇,怎一个“拼”字了得,她自己也记不清经手救助过多少人。

那是来汶川的第二天,从废墟里抬出一位老人,这位老人衣服已被撕破,腹部和双腿渗出一滩滩血迹。她脸色苍白,呼吸困难,表情很痛苦,情况相当危急。王菊莉立即和同事展开现场救治,查看伤势,为伤者止血、包扎、固定、输液用药。就在此时,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块碗口大的石头重重砸在王菊莉的后背上,她顿时感觉到一阵钻心的剧痛,同事看到也尖叫起来,她艰难的抬起头示意同事继续工作,而她的手依然保持救助的姿势没有改变,因为她知道此时任何一个闪失都可能成为老人的生命威胁。不仅如此,她还强忍着疼痛,从嘴角挤出一丝丝笑容安抚老人的情绪疏导心灵,她明白和救治同样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支持疗法。送上救护车的时候,王菊莉看到老人嘴里嗫嚅着,她凑近仔细听,原来是一字一顿的三个字“谢谢你”。她的心顿时如这五月的太阳一样火热,忘记了所有的疲倦和疼痛,又精神抖擞地投入下一场急救中。而其实直到现在她的后背还会经常隐隐作痛。

参加救援的三周过去了,她整整瘦了一圈,手上的划痕还未痊愈,指甲被摩擦得长短不齐,回到上海,她毅然从工资中拿出大部分捐献给了最需要的汶川灾区。

志愿服务边疆,作出爱的奉献

2012年当组织上号召赴滇支边时,王菊莉又毫不犹豫报名了,她愿意到艰苦的地方去历练,去奉献。报名成功录取后,她就踏上了奔赴云南的遥远路途。家境优越的她竟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那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思虑良久的决断。

一到云南,她就遭遇了黑色飞虫的噬咬,浑身奇痒。她一边治疗一边坚持早出晚归外出义诊,尽可能多的帮扶每一位素不相识的患者。每天她和志愿者组成的医疗小分队从州府出发,乘车翻山越岭,几经盘旋一路颠簸到达偏远的小县开展医疗服务。很多老百姓是一早赶了好几个小时的路从山上下来,义诊点早已挤满了人。医疗小分队里就她一个护士,要做的事情很多,叫号、分诊、量血压、发药、答疑。就诊台前一直人流不断,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问问题,替自己问,也替没能来的家人问。虽然言语不通、交流困难,但是她尽量把病情问清,在每一个病人身上耗费的时间要比以前多一倍。看着他们那急切、期待和虔诚的目光,尽管自己已经口干舌燥、喉咙冒烟,但还是耐心、细致、热情地为他们解答病情,解释服药方法,关照注意事项。

其他困难还能忍受,唯独对家人和儿子的思念与日俱增、越来越烈,伴她度过一个个不眠之夜。既然选择远方,何惧风雨兼程,简单的自我调整之后,她将对家人的牵挂和愧疚转化为动力,从此更加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圆满完成半年云南支边的任务。

她总是以一颗简单的心,做着自己选择的事,宛如平常一首首歌,而一往无前做着的这些事并不简单,演奏出的是人生非凡的乐章。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