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漫漫其修远兮,党的光辉照我前行

入队入团入党,是我人生中的一个个向上的阶梯;理想与信念是我人生的灯塔和航标;党的伟大光辉一直照耀我前行。

1945年9月26日,我出生在青浦白鹤一个贫困的家庭。在我三岁那年,可敬的母亲怀有身孕却患上阑尾炎,家里无钱医治,我失去母亲。10岁我入白鹤小学,次年我加入少年队,鲜艳的红领巾,一直激励着我勇往直前。我立志长大后当一名医生,为广大的穷苦人治病,也是完成我母亲的遗愿。

跨进中学,我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寄宿在校,我加倍努力学习。因为我知道,这是党与人民给我的学习机会。我周日常不回家,寒暑假也留校,为食堂养猪、养兔。我们的政治老师蔡达安先生,给我们讲雷锋的故事。我听后,写下血书决心向他学习。思想品质比雷锋,遇到困难想雷锋,刻苦学习赶雷锋,艰苦朴素学雷锋。1963年9月,我踏进医科学校。人体解剖、生理、内外科、中医……门门都需要记背理解,我经常挑灯夜读学习非常刻苦。1965年7月1日,我第一次向校党委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我听了党课,学习了党章,对党的性质、宗旨、任务、义务等有了深刻的了解。入党是我前进的方向和奋斗目标。入党不是为了做官,而是为了接受更多更好的教育,把自己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做一个又红又专的白求恩式的医生。

1968年9月毕业后分配,我本要求到“祖国三线”去,但由于我父亲支援甘肃兰州,故我就分配在崇明红星农场职工医院。农场还在“文革”。期间我刚报到,农场党委与后勤部长就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当前红星医院面临困境,医务人员少,医疗质量薄弱,你要挑起这付重担”。我一手抓行政,一手抓业务,兢兢业业。光阴似箭,一晃5年过去了,医院也在我们一群人的努力下走向了正规。

1973年7月10日,这是一个令我终身痛苦的日子。我正在医务室抢救一位溺水的4岁女孩,家里来电话说我四个多月的儿子高热抽筋、不省人事。等溺水的女孩脱离危险后我回到家里,再急冲冲把儿子送到县医院,病情已很危急,转送上海儿科医院,诊断为“脑疝”。医院发出病危通知,责怪我们送医院太迟了。虽然经过一天的抢救,但我还是永远的失去了我的幼子。悲怆和负疚充盈了我整个心扉,从此以后我与爱人都患上“失眠症”。同一时间,溺水的女孩得救了,而我的儿子却走了。这“一生一死”让我深深地体会到:医生的责任重大,要做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医生必须有所牺牲,也许是时间,有时也许甚至是生命。

1975年7月1日,我第二次向农科院党委递交入党申请书。我想党的大门永远向着进步青年敞开着。我决心不但要在组织上入党,更重要是在思想上入党,我要坚决做到这一点。我经常背着药箱到田间地头为职工服务,经常参加干部劳动,每年不少于60天,还参加了县里通清塘开河。1975年10月,我作为随同医疗人员和青浦县300名科技员去海南岛山沟沟育种,负责随同科技员队伍的疾病防治。我经常带赤脚医生出诊,带教他们办起“合作医疗”。那时,结缘了当地一位鼻咽癌晚期患者,我为他进行了化疗和中草药结合治疗。我经常去山上采药,想尽一切办法延长和提高他的生命和生活质量。黎族同胞赞扬我为“上海来的好医生”,并编了一首赞美诗:“周医生是好医生,黎族同胞骨肉亲。挨家挨户来治病,冬天寒冷步不停。周医生是好医生,主席话儿记心间,黎家人人齐歌颂,你是我们贴心人。周医生是好医生,卫生路线您紧跟,互敬互学齐进步,一心想着为人民。周医生是好医生,毫不利已专利人,敢想敢干敢革命,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1984年我调入青浦县中心医院,尽管又苦又累但我义无反顾选择做一名儿科医生,这在当时乃至现在都是最紧缺的。1985年7月,我第三次向医院党委递交入党申请书。在医院领导关心下,在我自己的努力下,我的进步更加飞快,我每季度向党组织汇报思想工作。1989年4月17日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我盼望了20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经过党的长期考察,终于批准我成为中共预备党员。次年转正为中国共产党员。我的心情异常激动,千言万语化为一句:我把党来比母亲,牢记党的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党的医学事业奋斗终身!

如今,我已退休近十年了,但我为人民服务的心永远没有退休,在中福院养老院工作3年,长期在曲水园、区中心医院、区红十字担任志愿者,对我来说,最大的快乐,最大的幸福是把自己的精神力量奉献给他人。我把学习作为一种工作的力量和动力,把学习作为一种责任和使命,把学习作为一种生活质量和分享。正如习主席教导的“中国共产党人依靠学习走向今天,也必然要依靠学习走向未来”。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 周士俊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