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义诊不走过场

都说蜀道难,到了云南昌宁才知道山道亦不易。923日,我随李锋院长带队的专家义诊队一行14人赴滇义诊。4天的昌宁义诊之行,将近一半的时间都是花在路上,一路上,因泥石流滑落的山体数已经多得记不清了,虽然艰苦,但随队采访的日子却是充实和感动的,如有可能,我愿再次赴昌宁。

 被“放弃”的腿,重燃“生”的希望

一到骨科病房,高如峰副主任医师就急匆匆地赶去看一条“腿”,这条腿早在来昌宁前就以疑难病例被发送在了他的微信上。躺在病床上的老张一筹莫展:觉得“这腿”没有救治希望了,那么久的病痛折磨实在不想忍受了,经济也承担不起,还是来个痛快的,截了吧!

据床位医生说,几个月前,因为车祸,老张拖着骨头外露、血肉模糊的伤腿求医,山区的乡民大多没文化,到大医院看病除了受经济能力束缚外,时间、距离都是他们的无奈。老张辗转多处,最后来到昌宁县人民医院,由于感染,老张的腿被确诊为“胫骨骨折后骨髓炎骨不连”,20厘米左右的开放性伤口就像一张血口,隐约间还能看到裸露的骨头。

看着绝望的老张,高医生仔细查看了病腿,“你看,现在肉芽组织长得很好,踝关节膝关节功能都在,我们只要再耐心等一段时间,清创治疗骨髓炎后再接骨就好了……”“医生,我们家为了我的腿,几乎用完了积蓄,真的拿不出钱了……”高医生沉默了一会,可以感觉到他正在飞速地思考,“过两天,等我回上海,我会给这边医院快递一份骨水泥抗菌珠链治疗,费用可以少很多……有腿怎么也比拐杖强吧!只要不放弃,就有变好的希望!”因为老张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再加上骨折后骨头没长好,而且感染导致骨髓炎,他的病腿恢复时间要比其他胫骨开放性骨折的恢复时间慢很多。

回到办公室,高医生详细地介绍了老张的治疗方案和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并表示可以随时接收微信等方式的咨询和探讨,床位医生一一都记下了。

临走前,我又看到高医生在跟当地的医生“手舞足蹈”地比划着,“清创可以从这里切……做个覆盖……这边可以拉过来……”这条腿估计他是要上心好一段日子了。

 

专家送来了“及时雨”

“嘀嘟嘀嘟……”一阵急促的120车鸣声覆盖了义诊大厅的喧哗,只见一名女子匆匆跳下车:“上海专家来了吗?上海专家在哪里?……”工作人员简单询问情况后,从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中找到了内科洪斌主任医师。洪主任立马跳上120,经过一番病史询问及检查,洪主任拨通了正在上海的我院神经内科的姜玉龙副主任医师的电话……

原来,这是一个视神经脱髓鞘病变合并脑梗死的患者老李,老李发病后由当地卫生院转至县级医院,因医疗条件的局限,又由县级医院转至市级医院,又因为病情的特殊,被建议到上海大医院诊治……老李家穷,上海又路途遥远,思前顾后,家人也只能先将老李运回家中再做打算。这回“上海专家”几个字触动了老李一家人的神经,仿佛是黎明前的曙光,二话没说,120载着老李一家直奔昌宁县人民医院,也就有了故事开头的那一幕。

因为老李的病情范属神经内科专科疾病,为保证诊疗建议准确,洪主任远程请姜主任会诊,同时建议病人的后续治疗可以通过两院间不久前开通的远程医疗服务平台交流会诊。

 

重“输血”

更重“造血”

义诊是短暂的,但大爱却一直在延续。一个甜甜的微笑,一个温柔的触摸,无论是可爱俏皮的小囡,还是满脸鼻涕的小孩,儿科皇甫占副主任医师都将这个作为每个前来就诊孩子的见面礼……终于看完了长长的候诊人群,坐在一旁的我早已被孩子们的哭声闹声吵得头大,皇甫医生却仍马不停蹄地赶往儿科病房。

“一次义诊,66个小朋友的问题是暂时解决了,可是昌宁的其他没赶来的小朋友呢?我曾去过新疆义诊、到过云南义诊,我都希望能留下一份印记,所以我觉得参与查房、疑难病例讨论、业务理论授课,提高当地儿科诊疗水平才是我最想做的有意义的事情。”

6床的小宝宝出生不到三个月,因患毛细支气管炎,依偎在妈妈怀里不停地咳嗽,好生可怜。皇甫医生将小宝贝抱在怀里,指导孩子妈妈正确有效的拍背咳痰方法……夕阳西下,那场景,那眼神,那份温暖,我的心都要被融化了……皇甫医生一间间查房,而我仍然沉静在美景美焕中,突然,刺耳的呼救声使我猛然惊醒,“医生,医生,救救我的孩子!……”

原来有一个小宝宝被痰液堵塞了气道,窒息的小脸涨得通红……“吸痰吸氧,立即抢救……”看着眼前皇甫医生忙绿的身影,我也在紧张的空气中被凝滞了……“哇……”清脆的哭啼声才让所有人放下紧绷的神经,孩子得救了!

事后,皇甫医生临时召集了科室的医生,开展了专业学习和讨论。授人以鱼亦要授人以渔,这就是我们这位儿科医生的执着。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