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说事

不幸与幸运

这是一个急诊的白天,熊猫君正和美珠查房看病人,忽然一声焦急的吼声传来:“插管!”

猛抬头,一辆平车正拐进抢救室大门飞一般的冲来,平车上是我们的杨大姐正弯腰跪在车上,一起一伏,不停的给病人做着胸外按压。

我们赶紧冲上去接下抢救工作,杨大姐从平车上下来,一下子没站稳险些摔倒。不要小看这短短十几分钟的胸外按压,一个简单的动作,一个简单却性命攸关的动作,是非常耗费体力的,甚至让按压者在一段时间内手都抬不起来。

同来的住院总陈医生一边介绍病情一边继续着胸外按压,美珠协调指挥抢救,熊猫君赶紧准备插管的东西,而护士们连接心电监护仪的、开通补液的、推除颤仪的、连接呼吸机的……抢救工作是紧张、忙碌的,但却是在非常有序地进行着!

“室颤!”看着监护仪器上的心电波形,除颤、按压、再除颤、再按压……仅仅数分钟的抢救时间,大家却好像已过了几个小时一般,每个人的神情都严肃而专注,当看到心电监护仪上终于出现了窦性波形,并且逐渐稳定下来,众人的心才稍稍放下。

而此时,我们的杨大姐却已经悄悄离去,回到门诊岗位上,继续为其他病人诊疗去了。

“醒了醒了!” 正在查看病人的护士惊喜地喊道。

病人的确醒了,虽然还插着气管,不能言语,但是配合的点头动作,表明了他意识的好转,大家欣喜起来,愉悦的表情出现在大家紧张的脸上……其实每一次治疗,成功了,最欣喜的是家属和医护人员,失败了,最伤心的也是家属和医护人员,家属和医护人员原本就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啊!

由于抢救的及时,病人已经成功救活。遗憾于我们没有留下医生和护士们抢救的照片,以及协助转运病人师傅的影像,不过我深信,他们救人的身影一定深深映入每一位目见者的心中!

突发的恶性心律失常是不幸的,而幸运的是,他是倒在了医院,又有如此多的人来拯救他。

守护者之痛

这天我们的小侯,一个抢救室的护士,一名病人的守护者,胃病很痛,以至于都快哭了,可是,抢救室忙忙碌碌,众人也只能稍稍关心一下,继续忙着各自的病人。抢救室便是如此,忙起来脚不踮地。

“用点药吧”熊猫君说道,可是大家都很忙,没人空着。“我自己来吧”小侯蹙着眉,拿上配好的药,自己给自己扎好针推药,蜷缩在抢救室的角落,默默忍受着疼痛,甚是可怜。

网上曾流传一张所谓最美护士的照片,就是护士给自己推针治疗的照片,曾有人感叹最美,可是只有医疗内部人员才知道,这是一种常态,而不是个例。

在很多时候,当人们看见医生护士挂着补液继续工作时,常会惊讶,医生(护士)也会生病?

这……让我们觉得哭笑不得,何时开始,医生护士居然被排除在人的范畴之外啦?究其原因,不外乎以往过多高大上的宣传,给人们造成错觉,以为医护人员都是铁人,而忘了他们也都是普通人,也会生病痛苦,也有喜怒哀乐。或许给你服务的那位医护人员,自己也正忍受着苦痛,或者心情抑郁,或者劳累一天后疲乏劳累,或者前一晚因照看家人而睡眠不足,或者忙于学习时间紧张……有太多的事情也需要处理。

所以,希望诸君也能理解,对我们的医护人员宽容些,体谅些,更不要伤害他们!

张玉荣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