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逆飞

过年的医院不打烊,无论是急诊、病房,还是ICU、手术室……到处都是医护人员的身影。爱人雷打不动要值班,举家回老家过年成了一种奢望,年年如此,也便习惯,可是那藏在心底的惆怅挥之不去。仿佛看穿我的心事,善解人意的父母说你们不能回家过年,那我们就到你那儿去吧!这真正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感觉太阳都亮出温暖美丽的光芒来。

如果说时光是一条浩荡的长河,那么春节就是辉耀在这长河中一朵彩色的浪花,而有家人的团聚,则是浪花中之最美丽、最欢乐的一朵。老历二十九,天刚蒙蒙亮,姐姐一家和爸妈就动身出发,带着大包小包一路颠簸和碾转,终于在傍晚时分来到虹桥火车站。我冲过汹涌的人流,在那里接他们。和我一样高兴的还有儿子,他一直蹦蹦跳跳根本停不下来。见到父母和姐姐一家,我迫不及待地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直接宣泄了这久抑的思念。尽管劳累了一天,但他们丝毫没有倦意,也和我一样兴奋吧。侄女已经长得比我还高,父母微笑间,眼角旁、额头上深陷的皱纹还未舒展,我仿佛又看到父母劳作的辛苦,心中不禁一阵酸楚。妈妈习惯地拉过我的双手,体温像电流一样传遍我的全身,母爱的情感在全身流淌。此时,长长的思念,魂牵梦绕的家乡都变得触手可及。

我在外定了年夜饭,我们团座在一桌,开心地吃喝,虽是异乡却处处萦绕着亲情的温暖,心里的暖意一阵又一阵。街边红红的灯笼,行人洋溢的笑脸,空气中弥漫的欢乐……似乎都知道我是最幸福的人!父母嗔怪我在外订了年夜饭,其他的时候老妈就坚持在家做饭。她迅速地进入角色,做了一桌桌的美味佳肴,散发者诱人的香味,几日吃下来我明显臃肿。多数的时候围坐在一起,边看电视边聊天,话题就没离开过家乡故人的事。稍有空余,妈妈就翻找出一些散线的衣裳,都细细密密地给我缝好了。

我觉得我变小了,又回到了童年。这种温暖足以抵消我生命中的种种烦忧。过年的天气格外好,万里晴空,日丽风和。因为妈妈不愿走远,我就就近带他们去了朱家角、博物馆还有上班的医院,看到花园式的医院妈妈一直面带微笑,朝我呼唤,似乎有一种自豪感。这些稀松平常的事情,都是如此幸福快乐的曼妙时光,就像儿子口中的一块块巧克力。

在外的我们应该像候鸟一样每年要飞回去,然而不爱出远门的父母和姐姐却撂下家里的活来到我这里,完成一次“逆飞”的团圆之旅。过完年,父母也要随姐姐一家离开了。多情自古伤离别,亲情把岁月织成了一张蛛网,我们都困在其中。看到家人安好,我可以更加安心的工作了。我们也唯有好好工作,才能不辜负家人的期望。亲人的理解和支持,爱和无私,将永远温暖我前行。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