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光明

所谓彩云之南,昌宁的正午阳光明媚到有些刺眼。

赶了几个小时山路,走到我面前的山里汉子脸色已黝黑透红,喘口气,忙不迭,放下肩上的背篓。原以为是个小娃娃,却见其已是个5岁多的幼童。正纳闷这么大的孩子为何尚需家长背行,汉子缓过气来却道“上海医生,我这娃五岁喽,打小就说东西瞧不清,听说县医院来了上海专家,想请你帮忙瞧哈!”

已是中午休息时间,自知山路难行,听汉子一言,却已打消心中些许的不解。收集病史后,遂不多言,开始检查。

初步检查后,心中却已不禁一凛,右眼的视力仅为眼前指数,左眼也仅剩一米指数,且伴有明显的眼球震颤,怪不得孩子这么大出门尚需家人背行。遂散瞳进行进一步检查,发现孩子合并有先天性白内障、明显屈光不正和后部永存原始玻璃体增生症。这是一种罕见的玻璃体先天发育异常,是由于在胎儿期的原始玻璃体及玻璃体血管没有正常消退所致的,多伴发斜视、眼球震颤、视乳头发育等异常。追加询问病史后得知该孩子的母亲也有类似症状,遗传病因已基本明确。汉子虽仍目光殷切,医者却已心生纠结,正所谓如实告知预后不佳,搜肠刮肚遍寻改善良方。“此病症虽无根治可能,却可通过配镜和弱视训练改善部分视力。”听我此言,汉子本已黯淡的眼神重燃希望。

为了明确配镜方案,必须进行验光和视网膜检影。然而不出所料,孩子的特殊情况使得电脑验光仪已无法给出可靠的参考数值,震颤的眼球让唯一可依赖的视网膜检影验光变得异常困难。患儿无法配合注视,眼球不停震颤,外加不规则的散光,可以说是职业生涯中所遇到的难度之最了……轴位和度数必须一点点的调整,孩子累了、不肯配合了就休息一下再验。反反复复直到找到了中和点。

双手接过最终配镜方案的山里的汉子不善言辞,不住的谢谢中我所能感受的却是曙光再现后的由衷。很多时候,对于造化弄人的先天异常,医生是无力逆天的,尽我们所能,即使仅仅帮助孩子的视功能有限的改善,对这一家人也许已如昌宁的蓝天白云一般。

龚莉华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