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哥昌宁行

——记昌宁县人民医院首例复杂多节段腰椎管狭窄症手术

花甲老人麻醉苏醒后看清的第一个人却是自己的主刀医生。

在确认自己的患者双下肢感觉如常活动良好之后,农哥抓紧时间去休息片刻,只因四个小时的腰椎管狭窄症手术后,早已腰酸背痛手抽筋了。

腰椎管狭窄症,是指各种原因引起椎管各径线缩短,压迫硬膜囊,脊髓或神经根,从而导致相应神经功能障碍的一类疾病。

脊椎作为骨性结构保护着脊髓和神经根,就好比我们搬了新家,新房间宽敞,人住着舒舒服服,可住的时间一久,房间里杂物越来越多,我们的可活动空间就越来越小,甚至到了根本挪不开身的程度。

椎管的容积越来越小的时候,脊髓和神经根就成了那个“挪不开身”的“住客”。当容积小到一定程度,“住客”就开始抗议了。

“行走200米小腿和臀部疼痛,休息后缓解;向前弯腰时疼痛缓解;行走时肌力或感觉异常;下肢无力和腰痛”——这位花甲阿婆的主诉很多,几乎涵盖了腰椎管狭窄症特征性的病史。自从半年前经中山医院青浦分院义诊确诊后,尝试过多种保守治疗却依然无法缓解症状,所以早已巴巴候着这一次的义诊下定决心手术了。

“诊断相当明确”,农哥与阿婆沟通并查体后看着核磁共振,虽已提前通过当地医生尽量详细了解了阿婆的病史、体征和辅助检查结果,但是12个小时的旅程后,他还是决定在手术前亲自确认一下。

虽然这已是农哥十多年职业生涯以来养成的习惯,但眼下这位患者确实不容有失。核磁共振和CT提示的是从第2腰椎至第1骶椎的四个节段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狭窄,但因缺乏必要的肌电图检查,定位诊断必须依靠传统的神经系统查体。

“人体一共有五节腰椎,从第1腰椎到第1骶椎之间共5个椎间隙,目前老人有4个椎间隙存在狭窄!”患者的腰椎属于复杂的多节段双侧退变,可供选择的手术方案多种多样。

后路减压椎间植骨融合(PLIF),椎间孔入路减压椎间植骨融合(TLIF),后方入路开窗减压Dynesys动态固定,以及最终农哥所选择的多种减压和融合方式混搭的Hybrid术式……

站上手术台前,农哥早已在心中不断将数种手术方案进行了不下十遍的对比,更需要考量昌宁县人民医院的手术条件,而当地医保报销比例较小,患者家庭的经济条件也不得不纳入考虑之中……

做出选择,站上手术台,术中根据实际进行微调,且不忘带教当地医生。肩负压力,随机应变,不忘责任,传道授业。正所谓“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连说带练好把式”。

台上的四个小时,浓缩的是台下日复一日的严谨,背后又是十数年的治学。而术后第一时间了解到患者神经功能良好,也许这才是安心闭目养神的农哥更进一步修行的开始! 

■ 陈铭吉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