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小的时候和弟弟一起上学,矮矮的他一路跟在自己后面。半路上遇到过路的拖拉机,我翻身上了拖拉机,反手去拉弟弟,矮矮的他却怎么也爬不上来,我趴在拖拉机的后盖上,一路看着哭泣的弟弟被拖拉机甩得越来越远,心里很难受。整整一天,我都在惴惴不安,弟弟一个人到学校了吗?他哭了多久?很多细节已经忘了,但记得晚上回家,被大人埋怨得很惨。多少年了,自己一直忘不了这件事,如果时间能倒流,自己还会独自爬上那辆拖拉机吗?我想我当然不会丢下他,自己一个人走。但时间不能回头,我终究是丢下了他。

回首来时之路,在整个成长过程中,自己仿佛活成了弟弟的对立面。我是一个中等表现的孩子,而他是第一名的那个孩子。优秀的孩子和资质平庸的孩子,哪个在父母面前的存在感更强?似乎是那个优秀的孩子让父母更满意。结果也确实如此,弟弟成了父母眼中的骄傲。但资质平庸的自己,却获得了父母更多的关注。学习不自觉,爱看电视,父母要时时紧盯。身体不好,隔三差五就生病,父母时时盯着要多穿一件衣服。优秀的弟弟宛如活在云端,不需要父母操一点心,却也渐渐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还未成年,即已走出国门。此去山高水长,父母更加鞭长莫及,一切酸苦甘甜只能独自承受。留在国内的自己似乎可以独享父母全部的爱,可惜自己当时已经步入大学,回家次数屈指可数,给父母打的最多的电话就是要生活费。两个同样远在他乡的人,反而开始频繁的联系起来。我们彼此远离,却又相互依靠。

再至两人先后走出校门,那么多的职场心酸和无奈。医院宿舍那个小小的天台,承载了我们所有的泪水和欢笑。失恋了在打给你的电话里嚎嚎大哭,你找到工作了一起在电话里大笑。空间的距离改变不了彼此的血缘关系,我很庆幸自己的弟弟同时也是自己的密友。

有一天发现医院的宿舍被改造成了血液净化中心,那个小小的天台再也上不去了。空间的距离没有改变,而彼此生活的环境早已改变。我们多久没有谈心了,漫长的时间将我们悄然拉远。多年后,再次开口,却已是误会重重,互相伤害。始作俑者的是自己,但事件的发展却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无法再收场。我就像多年前那个独自爬上拖拉机的小孩,不是有意为之,却已造成既定伤害。

亲情不能挥霍,却可以储存。我们各自有了家庭,生活的中心都开始转向下一代。无论再强大的血缘关系,却也耗不起时间的等待,我们彼此忽略了太久。我们离得远吗?其实一点都不远,手机如此方便,地球村其实很小。每天不厌其烦的发照片,记录自己每天的生活,让自己的存在变得更加立体,让身边的人更加了解自己。以后无论我说什么,我做什么,会有人明白。是的,我们无法再走入彼此的生活,那就好好观看彼此的生活。

若有一天,你再次归来,希望我们彼此的心仍如少年时一般……

愿你每次伤怀,都能有人轻抚后背;愿你精疲力尽时,都能有港湾可歇;愿你释怀一切,重新出发。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 何宇轩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