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遗忘

这次大概是我到退休前最长的一个假期了,长的自己都觉得奢侈。我一直在克制着自己的的情绪,却总也忍不住的回忆。喝多了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诉说。我能回忆起我们成长的每一个细节,却无可避免的离那些曾经越来越远。我可能并不想喝醉,只是在那样的状态下自己才能更清晰的面对一切。

小雪说晓艳嫁人那天我哭了。我吓了一跳,我哭了吗?我咋这么不要脸呢,自己结婚的时候哭,别人结婚的时候还哭。大概是激动了,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回家参加了两个婚礼,沾了一身的喜气。沛沛天天跟着我转,我拉着他喝酒,却几乎每次,都比他先倒下。第一天回去喝的连东南西北都找不着了,还拉着他和小雪去路边烤肉。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觉真好,大家都顺着我,跟着我,瞎胡闹。

爸爸还是那个脾气,喝酒仿佛是一喝就醉,然后就开始乱说话。我感觉我的状态是越来越像他了。

其实性格注定人的一生,每个人能走到今天的这一步都跟性格和经历息息相关。重新再来一次该犯的错误照样会犯,最后的结局终归大同小异。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遗憾什么。爸爸的性格注定了他这一生就是要走这样的路。

那天跟姐姐带他去看眼睛的时候,填病历卡时我突然发现爸爸已经67岁了。他开始思路有些迟缓,在家大部分情况下都一个人坐着发呆,或者推门过来看我一眼然后又悄无声息的出去。做事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说一不二,面对我们也有些唯唯诺诺了。

是的,爸爸也老了。

总有些事是一直藏在心底的。

走的前一天早上喝多了在平房上溜达,阳光明媚的让我恍惚。突然就想起小的时候每个放了学后的傍晚,无数次的一个人在这里,夕阳下,挥舞着自己刻的那把木剑。

谁说越成长越孤独,其实只是孩子能够享受着自己独有的那份孤独。

然后我就开始寻找我的剑,我记得一直把它藏在某个角落,可平房还是那个平房,仿佛一切都没有变,我却再也找不到我的剑了。

我发短信给老婆说:我弄丢了我的剑,再也无法找回来了。

那一刻,在朝阳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再也忍不住的泪流满面。

■ 孙晓臣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