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笑

含笑,花色如玉,六瓣,瓣呈肉质,花形小而味异香,树形叶态俱美,花语:矜持、含蓄。

唯三面之缘。初见时,距今三十载。其年四月,独一人行入暮色之中,隐有甜香若有似无,遂伫足,见一丛小花,色乳白,隐于灌木之中,因其娇小又似有女儿羞态,俯身闻之,更觉有馥郁清香扑鼻而来,不禁莞尔。竟有如此“清丽佳人”隐于周遭繁花之地,但悲不识其名,阅本草而查之,始之其名“含笑”,暗暗叹曰:花香异而名更奇。

此后,常为“含笑”之香、之名所困,其含羞之娇态时时萦绕脑际,辗转七日,复又寻花去,见其婷婷依旧,周遭淡淡花香若隐若现,有姑苏吴语“茉莉花”传来。“…我有幸采一朵戴,又怕来年不发芽…”。转叹一声,“唯有此笑偷不得,无人知处自然香”,恋恋而去。

次年四月,见四处春意盎然,各种花草争奇斗艳,心又寄含笑,复而踏旧年足迹寻香而去,奈何物是花非香不在,甚憾!黯然而去,每每思及而长吁短叹。

逾数载,与友人徒步于新昌,忽有阵阵暗香丝丝缕缕,似曾相识,惊讶之间起身相寻,见几株人高之小树,亭亭玉于山水之间,而点点朵朵花儿,楚楚婀娜绽放,迎风含笑,美不胜收!喜极而闻香留影。

“自有嫣然态,风前欲笑人。涓涓朝露泣,盎盎夜生香”。 

■ 爱琴海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