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医生

母亲说当我还小时,

就穿着姐姐的花衣,

站在凳子上学电视里美丽的女子舞动长袖;

我小小的心里,

就种下了对于美最初的样子——

窈窕身姿、霓裳舞动,如诗如画。

 

我渴望长大,

渴望成为那诗情画意的女子。

岁月匆匆,

我已然到了这个应该美丽的年纪。

然而,我做了一个女医生,

剪去指甲、素手纤纤,

无暇粉黛,素面朝天,

白衣宽大,身无彩带。

偶尔我略有感伤,

然日夜忙碌,

伤春悲秋的时间也是奢侈。

有那么多病人,

还在等着我;

有那么多工作,

还没有做;

有那么多书本,

还没有读。

 

女医生,看似肩膀柔弱,

却能在危急时拯救生命;

女医生,看似神经大条,

却能在诊断时心思缜密;

女医生,看似粗枝大叶,

却能在工作中心细如发。

 

口罩轻遮秀颜,

手术帽挽住秀发,

做不了白衣飘飘的仙女,

却成了祛病除痛的战士。

女医生——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样子!

■ 仇 燕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