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的路

已经入秋了,天气却依旧是不太冷。虽然阴阴的,风吹过来却是暖的。偶尔拨开云雾透过来的一丝阳光,照在脸上还有些灼热。我却是不讨厌这样的天气,时不时飘起的雨丝会提醒我,秋天已经到了。

这是个感伤的季节。

同事们都说我头发越来越白了,经常有人问我是不是特意去染的。些许很久不见我的人,偶尔碰到我会大吃一惊,老孙你怎么变得如此苍老了?照照镜子确实是,满是皱纹的脸,花白的头发,还有发福的身材。我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无比的绝望,我感觉自己仿佛是一下子就变老了。我都不敢再穿运动鞋了。这样的我跟刚到医院不久的那些同事站在一起是那么的格格不入,仿佛自己比他们苍老了半个世纪,而其实我也就年长他们几岁而已。我内心只有恨恨地想,引用王朔的话,我确信你们在这样的环境中,也不可能年轻太久。

所以我很放任自己。既然我在大家眼中是重压之下的那个人,那自己绝对不能亏待自己。我不再强迫自己任何事,只要有可能,我愿意让自己的脑子时刻保持放空。前两年太累了,我大概把自己掏空了。

人的欲望真是无穷无尽啊。想想当初蜗居在宿舍的那些年,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有个属于自己的小房子。而今,一家人住在这个当初自己奋斗来的小房子里,突然又觉得太拥挤了。一直没能克制自己心底的欲望,所以总也无法满足。想要的太多,却努力的太少。这大概是我真正压力所在吧。

我从没想过在我的行医生涯中还能碰到如此通情达理的家属。

有一段时间我心底里对这个职业产生了极端的厌恶。内心并不见得期望得到谁的承认,可是希望有一个相对宽松的工作环境,有理解,有包容,没有猜疑和暴力。

直到这家人的出现。

那天晚上,在收到她们感谢的短信时,我哭了。我靠在沙发上仰着头就那样让眼泪肆无忌惮的流。那么多年的委屈和压力在那一刻好像全部释放了。

那些善良的面孔在我眼前一遍遍的过,突然发现这么长时间只顾得抱怨,错失了太多美好的风景。其实善良每天都存在,可是我们把自己防卫起来,连那最后的一丝善良都不敢用心去感受。

时刻提醒自己努力一点,再用心一点。因为一丝一毫的马虎,都可能改变一家人一生的命运。

擦干眼角的泪,开始为每一个善良的灵魂祈祷。

如果在任何人的生命里我注定要做一盏暂时的明灯,我愿用尽自己的所有的能力,发出最耀眼的光,让每个善良的生命,在黑暗中,都能找到回家的路。

■ 孙晓臣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