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 者

做为医者,我站在离生与死最近的地方,我能看见人性的闪光,也常窥见人性的丑陋,之所以说是窥,因为丑陋也常披着美丽的外衣。生、老、病、死谁又能躲得过,常人只愿接受生的欢欣、却避讳提及“病”字与“死”字。

急诊向来是医院的是非之地,关于急诊的故事每个医院都有很多,喝药、吸毒、打架、自杀、车祸,还有那些神秘的“无名氏”,我带着一颗热爱世界和平的心轮转急诊1月,所见颇多。

28岁的腹痛女患者最后被确诊为动脉夹层,从主动脉弓撕裂到腹主动脉撕裂让我现在仍心有余悸;那个和老婆吵架除了喝酒还喝药的男人,让我知道原来这个世界男人也是需要关爱的弱者;那个深夜在按摩店突发晕厥被“不认识”的老板娘送来的男人让我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那个上一秒还在谈笑,下一秒突然倒地猝死的青年,让我懂得珍惜每一秒的存在;那个因头皮外伤高声喊着要投诉,只因为外科医生忙着救治车祸大出血休克的病人,让他多等了几分钟,我顿悟不要总相信那些高声控诉者,真相需要去理性的探索。

我很喜欢顾城的一句话“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就注定我要带着它寻找光明”,在那一刻,在疾病面前、在惊恐与痛苦面前,我全力充当着光明的使者。在争吵、哭泣、恐慌的氛围里,我理性而有序的处理每一件事。人们常说医生对于生命很漠然,谈起死亡那么理性,其实点点滴滴,每一丝感动、每一缕微笑、每一点痛苦、每一份愤怒我都了然于心,只是我必须选择理智而客观的对待问题与疾病。当你为早已逝去无法挽救的亲人要求我多些救治时,我也想给你更多安慰,当你拿着心电图,要求我详细讲解每一条高低不平的波纹代表的含义,我也想耐心给你讲讲每个波段的电生理,只是请你看看身边还有那么多亟待诊治的人,请给他人留下更多时间,那也许是“生死一线”的时间。

疾病自古以来都是人们惧怕而痛恨的东西,那么治病救人的医者最该得到肯定与赞美的人。事实却有很多偏差,因为人们在乎的远非生命一样东西,病好了钱花了,很多人却忘了他曾经苦苦哀求“无论如何、不管花多少钱,我都要治病”,于是他们用抱怨代替了感恩;不幸,钱花了,病没好,医者成了让他们人财两空的恶魔。有那么多疾病无论多努力,也不能治愈、甚至连延续生命都无法做到,有那么多手术没做之前都无法判断预后。医学关注的是在病痛中挣扎、最需要精神关怀和治疗的人,医疗技术自身的功能是有限的,请相信我们在努力救治和帮助更多受疾病折磨的人。如此,可否把医者看成是帮助你的人,和你一起为健康和生命而努力,你承受的疾病之痛和付出的金钱只是你为“生”付出的代价。              

■ 仇 燕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