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工作,我快乐

这是综合ICU里一个同往常一样普通的中班。

交接班时,我和同事从病人床旁一个一个挨过来查看:……6床病人今天两侧胸腔放胸水,一共850ml,现在胸管封管中,血氧饱和度和气喘症状都较昨天好转,现在胰岛素补液维持中;7床体温38度上下,但予冰帽保护脑细胞,血压高,酚托拉明补液维持中;8床气管切开病人,痰液极其浓稠,一直堵住吸痰管,注意湿化,背部脊柱骨突处与臀部皮肤发红,一定要勤翻身;9床是今天急诊过来的新病人,退行性心脏病,外面发过阿斯综合症,神志清楚的,注意心律变化……上一班的护士细致地做着交代。

接完班便是常规工作:巡视病房,观察记录病人神志和瞳孔,观察补液通畅情况,特别是几个用多巴胺和甘露醇的病人;有痰液、气管插管、气管切开病人吸痰;清点物品、麻醉药;更换补液;贴第二天血标本管子;核对长期医嘱,每小时描写一次生命体征……

在监护室规律的仪器声中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吸声,发出声响的是9床病人。我心想着接班的时候也挺平稳的,这会儿出什么情况了?立刻过去查看,只见病人双眼上翻,口唇轻微紫绀,肢体也出现轻微抽搐,叫她、拍她也没反应。想起交班时老师说过,病人在外面发过阿斯综合症,难道……?没时间想其他的,马上通知一起值班的护士老师和医生,也通知了家属。过了没几秒钟,心电监护仪开始报警,秀秀老师看看监护仪,又看了看病人,开始和陈林医生一起轮流为病人做胸外按压,但是患者的室颤没有起任何变化。“准备除颤!”陈医生果断地说。于是大伙一边把准备好的除颤仪打开,一边检查病人身上的金属物品。“多少焦耳?”“360J!”“充电完毕!”“拿来,大家离开床!”“嘭”的一声,除颤结束。室颤波形仍然没有变化,继续胸外按压。“静脉推利多卡因75mg!”我用最快的速度把药抽好,核对好后刚想推注,突然监护仪停止报警了,患者心律转为窦性,神志也转清了,还朝着我们说胸口电击的地方痛。大家都舒了口气,相视而笑。

整理好床单,做好抢救后的解释工作,补写抢救记录……

每次救回一个病人,那开心的感觉真是难以言表。但是,这里的每个病人病情都是那么严重,曾经目睹过多少次亲人间的阴阳相隔已经记不清了。记得有个家属在离开监护室的时候曾经说了这样一句话:“监护室里那些哀伤的事情,我再也不要看见了”。他可以不要看,可以逃避,但我们却不能。不管家属理解或是不理解,不管我们的工作能否得到认同,我们的责任就是为延长每一个患者的生命而尽心尽职,在他人的生命里植下自己作为一名医护人员的信念和力量。

综合ICU  王融融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