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医院暴力说不

 医院暴力已成为不容回避的话题,当伤医伤护事件频发,当王牧笛在微博上“分享”了他的就医感受,全国的医务人员都感受到了暴力带来的不仅有生命上的威胁、身体上的伤害,更多的是情感上的愤怒。在这个网络自媒体时代,微博暴力一不小心成为了一种新型的暴力,那些不合逻辑、不守法度的、不公正的语言造成的伤害不容小觑。医院已渐渐把网络舆情监控作为一个专项工作来对待,以便及时作出回应,以免一发不可收拾。

    在医院中,语言暴力发生的几率当然远远比暴力行为普遍得多。有人分析王牧笛的心态,是一种VIP心态。都说“看病难”,每个病人都巴不得自己是VIP,能尽量少排队不排队,能一下子碰到技术好的医生和护士。不达目的就要发牢骚,就要骂粗口,甚至威胁人,一有不满就向上投诉、发微博,体谅医院难处的呼声真的不多。

    面对无可奈何、不如人意的社会现状,我觉得惟有相互体谅。我们医务人员在痛斥医院暴力的同时,是否意识到其实医患双方都存在暴力?暴力,不止是肢体上的,更多的是情感上的。病人投诉时表达的感受往往是“医生这么冷漠,怎么有资格做医生?”,而医生的感受是“我们太忙了,后面一堆病人一堆事情在催,我就想快点把这个病人打发掉。”沟通需要时间,需要技巧,而给我们临床医生的时间确实常常不够,技巧又是需要天赋的东西,沟而不“通”的情况下,双方都会有怨气,双方的不肯体谅成为引发暴力的冲动。

    我们呼吁对医院暴力的零容忍,是向社会呼吁,也要在医务人员之间发起思考和讨论,我们应该怎么对待病人?我们的一些言行举止有没有习惯性地或者无意识地表达出一些暴力的东西——冷漠、不尊重、权威感。我们常常希望病人理解我们的职业,但我们在“偶尔能治愈、有时是帮助”之余,在“常常去安慰”方面并不能做得很好,或者说不是每位医务人员每时每刻都做到把“安慰和沟通”当成治疗的内容。不久前我们邀请来讲课的王岳老师希望我们在职业道德严重贫血的今天,要尊重并坚守自己的职业信仰,先要自尊,才能尊人。面对有成见的客户,用专业态度来证明自己,保持不对立心态应该也是一种专业态度吧。

    对医院暴力说不,这句话,我们对社会、对病人说,也以此自勉。社会是个共同体,必须彼此妥协才能维系,彼此协作,彼此尊重,才能维系这个共同体的运转。

■ 行素莹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