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兼程 一路平安

夜班,窗外天已大亮,距离下班还有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忙碌了一夜的我,此时,已是略显疲惫。

从门外匆匆走进一个人,原来是罗医生,没有穿工作服,脸色比我这个上夜班的人还要憔悴,手上还拎着一袋药。把药轻轻放在桌上,她有气无力的对我说道:“帮我把这里的头孢、喘定、地塞米松都静脉推了吧,原本是准备要挂盐水的,可是时间来不及了。”我忽然想起,仿佛昨日看到她在朋友圈发过一条“下了夜班又回到医院挂盐水”的信息,当时还以为是她家人,没想到原来是她自己。“你这匆匆忙忙的,是要去上班吗?”“不是,今早援滇医疗队要出发了,这针推好我马上要去云南了。”“你去云南,两岁的孩子谁带?”“只能托给家里老人了。”“孩子这么小,等你半年回来,怕是要不认识你了。”“没办法,总是要有人去的呀!”“还有你那超可怕的晕车的毛病,你这样带病出发,我不敢想像你在云南的盘山公路上会晕成什么样?记得几年前去九寨沟你从上车一路吐到下车,当时那惨样我可是记忆犹新呐!”“你这一说,我还真忘了准备点晕车药了,挂号开药来不及了,等下去对面药店买点儿。”

冰凉的药液一点点被我推入罗医生的静脉,看着她因挂了几天盐水而瘀青的手背,和站在她身后来送她的爱人,心底拥起无限敬意。同为医者,我能理解她选择远方的使命情怀;同为人母,我更能感受到她对孩子的不舍与愧疚。

自去年五月,医院与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人民医院开展为期五年的对口支援帮扶工作以来,我看到得到了许许多多医务人员的积极响应,一批批医疗队员离开温暖的家,克服一切困难,义无反顾地背起行囊远赴千里之外的彩云之南,将医疗技术无私传授给当地的医务工作者,将汗水和真情留在昌宁这片美丽的土地上。

我不想赞叹你如何生而伟大救死扶伤,我只敬佩你风雨兼程勇气可嘉的取舍。静静目送你离去,默默祝一路平安!一切安好!

■ 王雪梅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