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医小“悟”

白天看了44个,晚上帮急诊看了70个。在晚上11点的时候来一个小病人,是腹痛加呕吐腹泻,妈妈在对我叙述病情,我埋头在记录病史,我听得出妈妈语调饱含着对小孩病情的焦急和对我这个儿科医生的信任和期望。

这个时候我已经连续工作6小时了,表情已经麻木,声音已经僵硬,我简单问了一下情况,自问是简明扼要、思路清晰,但是很明显这个妈妈对于我的这种看病方式产生了不愉快,语气一下强硬不快起来。我给她的医疗建议她表现出抗拒和质疑。也有可能我快速的问诊她感觉到对她孩子的病情不是特别重视,特别是她在那么焦急的状态下,我表现的麻木和冷漠。

可是我实在是没有一丝力气再给出同情和温暖了,我只是一个快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的一个操作工,给出同情和温暖需要时间,我实在是没有时间。外面待诊的几十号急诊病人在焦急等待,高热、脱水、呕吐、腹泻的一大堆患儿在等我处理。家长们已经在集体“火山爆发”的临界点上,隔着诊室,我已经听到脾气暴躁的父亲在和预检护士大声嚷嚷,夹杂着小孩的哭闹,待诊室的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着连续剧,诡异的播放着“西游记”,在各路噪杂里,“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路在何方”的电视声冲击着我的耳膜。瞬间感觉在那里忙碌的我不是我,只是一个躯壳在木偶牵线地动着,立时有种游离感。哦!我需要心如止水,这样才能在纷繁复杂的疾病世界里游刃有余,世界纷乱,我不能乱。看朋友圈,有同事说儿科医生很宝贵,我腆然一笑,其实是愿意从事儿科医生的人太少而已。从烦乱中抽出思维,游离的瞬间让脑袋彻底清醒过来,我想或许这即是“悟”之境界吧!

那个妈妈拒绝了我给出的一项检查,同意我给出的口服药物的建议。我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和她讨论我给出医疗建议的理由和她小孩目前病情的现状,显然她被我的治疗思路打动了,因为我思路清晰、解释得合情合理,临走她表示了感谢。我继续埋头召唤下一个病人,用略嘶哑的声音开始下一个病人的问诊。

转换角度想点好的事情,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这样的机会得到这样的考验的,烦恼可以转识成智,在喜乐平静下的体验敌不过在烦恼中得到的体验,自得其乐吧!


■ 亦 心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