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两三事

记得多年前有一次在门诊上班,一个老人过来找我,说他家老太婆不舒服要住院,让我给他个病床,我跟他说我没看到病人,不知道什么情况下是不能给你床位的,这毕竟不是住旅馆。他在那纠缠了半天,后来骂骂咧咧地走了。从那以后的很多年,他每次见了我都是黑着脸,在病房里也是很大声的跟别的家属说我的种种不是。

直到有一天他再次到门诊碰到我。他每次来门诊配药,因为药很多别人都不肯一次给他配足,我嫌他麻烦又啰嗦个不停,耽误了别人看病,于是就把药配给了他。从那以后他每次都是笑脸相迎,见到我查房就当着别的家属夸我,竖大拇指,弄得我浑身不自在。后来我想了一下,像他那个年纪的人,好像都曾经历过一个特殊的年代。
我其实很好奇一些曾充分释放过“善恶”的人,当时他们的内心世界究竟是怎样想的?

去年在抢救室值的最后一个夜班,碰到一个肿瘤晚期的老人,送来的时候其实人已经不行了,抢救了一下心跳呼吸是有了,但大家都知道他撑不了多长时间。

陪过来的家属是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一个约四五岁的小女孩。当时已是后半夜了,等了两三个小时病人心跳还没停,小女孩已经困的不行了,妈妈只好带着她先找宾馆去睡觉了。

走的时候叮嘱我们医护人员,如果病人快没了赶紧叫她过来,而其实她出门了没多长时间,病人慢慢的心跳呼吸就没了。护士打了个电话给她,她带着小女孩一路小跑过来,一到抢救室就当场嚎啕大哭,小女孩也在旁边一个劲地哭。我们安慰了她几句,告诉她老人尸体已送到太平间了,听后她对小女孩说:“宝宝你乖乖留在这里,妈妈要去看看外公”。

那个小女孩就坐在两个实习护士中间,边吃饼干边哭。我在旁边看着,她跟我女儿差不多大样子,我开始一阵阵的发心绞痛。任何人都难以承受这样的场景,太虐心了。

病房里现在住着一个很重的病人,住了很长时间了,几乎每次查房我们都碰不到家属。可每次病人情况不好的时候,他的女儿总是能很快的出现在我们面前。

直到今天我才弄明白,原来她妈妈刚查出肿瘤晚期,就住在隔壁的肿瘤病房,她就这样瞒着她的父亲每天两个病区来回跑,班不上,家也不回。我说你这样真的很辛苦非常不容易,她叹口气说没办法,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照顾他们了。

她看起来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做事风风火火的。说这话时的眼神,在一瞬间闪过了一丝哀伤。

最近脑子总在人性和善良之间打转,总也想不明白,脑子却不停的围着这些绕啊绕,折磨的自己疲惫不堪。说真的,有些事情真真假假,很多情况下我们的肉眼大概已经丧失分辨善良的能力了。

我想我们大多数人都太习惯于从表面来评判一个人,而真正的善良应该是不显山露水,不刻意和无意识的,所有的行为,所有的感动,应只遵从于一个人的内心。


■ 爱吃泡面的猪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